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時光的彼岸 薛丁格的小褲褲(誤

 


順帶一提,現在正在聽的是和樂器版本的六兆年與一夜物語
 


故事要從薛丁格的貓說起。
當然要完全說明很複雜,所以基於簡便,我只想說結果,那就是一隻貓的存在,不論是活著喵喵叫,或者倒在蒼蠅堆中、瞑目的眼凝視著天空,是否仰賴著外在觀察者的存在?一隻貓不可能同時生或死,我們觀測的行為是否會直接影響所觀測的結果?
 


奈緒是一個日本少女,跟隨父母來到美國工作,卻又返回日本。留學子女的名聲沒有讓她受到尊重,反而慘遭霸凌,而父親失去工作且一再自殺讓少女身心受創。若不是奈緒遇見了曾祖母慈幸,她可能也會走向與父親相同的道路。露絲(總覺得就是作者自己的投影)與她的丈夫居住在加拿大一個偏僻的小島上,意外撿到的無嘴貓餐盒裡有著一本日記,些許書信與一只手錶。以英文寫成的日記裡描述著奈緒至今的人生經歷,但是那幾封書信與手錶又是從何而來?與奈緒又有何關係?最後透過烏鴉(在日本是受尊重的鳥)的幫助,兩位女子終於穿越時空達成了連結,雖然她們尚未碰面,卻已經熟知彼此。
 


我原本以為故事想要講述禪的道理,但越看到後面越覺得不對勁,因為作者想要說的事情太多了,但是她又巧妙而自然的引用各名家的話語,並藉由書中書的方式帶出一層一層相疊的概念,讓作者想要說的道理有層次的整齊呈現,像活頁一樣清晰,卻又不會枯燥乏味。也許會有人覺得這有點做作,不過有哪個作家不造作呢?創作原本就是編輯與創新的結合,再真實的回憶透過文字呈現,就與原來不同了。
 


奈緒的故事很清楚,講她的人生,她爸、她阿祖、還有春樹一號的過往,但是故事其實寫到一半就斷掉了。作者也沒有解釋為什麼無嘴貓的餐盒會隨著海嘯來到露絲手上,只能推測很有可能在原本的世界裡,也就是露絲處在的這個時間點,奈緒已經死了,雖然她不怕死亡,但是的確只有活著的時候才能夠期待有美好的事物發生。那幾封春樹一號的信是關鍵,知道自己的叔公並沒有隨波逐流,而是到死前都一直堅持著自己的信念,為了更多人的自由而死去,讓他們兩個人深受感動。但是那幾封信是露絲透過烏鴉放回去的,卻無法解釋後來春樹二號發明的網路程式為何存在,因為時間點不正確。在書中提到了很多項家族遺傳,不過我覺得奈緒其實是春樹一號投胎轉世回來,因為他們的人生經歷很相似,甚至被現實逼迫走上了同樣的道路,如果露絲不存在,那這個故事本身也不會存在。
 


露絲的定位就很奇特。從結果來看她只在最後面起了作用,她的人生是否有被改變我們也不知道,大部分時間都在描述她觀察這本日記之間所發生的事。這切合到了一開始的重點,因為觀察最後的確改變了結果,她藉由烏鴉涉入了時間,原本生死未譜的奈緒,最後活了過來,不對,應該說以活著的量子方式呈現。兩個毫不相干的人竟然能跨越時空改變對方的人生(好吧,其實只有單方面的),這個自然界中的神奇力量讓整個琥珀色的故事瞬間染上魔幻的色彩,結尾露絲的回信意欲建立起兩人溝通的橋樑,意猶未盡的結局著實令人飽足。有點黑洞頻率的味道在。
 


露絲是一位作家,因此書中充斥了對於書本的喜愛與感受。奈緒提出了文字和故事是否也是一種時光的存在的課題,卷頭引用讀者透過書本文字,獲得對自我的認識,這就是書本載裝真相的證明來告訴我們文字的力量何在,甚至在春樹一號的信中都謙卑地說了:文字空洞,但您知道,我的心中充滿愛。事實上,文字一點都不空洞。
 


有一段提到死亡,與自殺。的確,我偶爾也會覺得,生命有時感覺不真實,彷如一場夢。我甚至無法停止自己欣賞這句話:自殺是嘗試在不斷變遷的生命洪流中,創造出真實可觸的事物。遺憾的是,我從事的是救人的工作,對於死亡,大家都採有不置可否的改念。甚至麻痺。我的想法是這樣的:我讀故我存,我死故我在。閱讀為我呼吸的意義,而唯有死亡才能證實我曾經活在這個世界上。書中引用史賓諾莎的字句:「自由之人就是僅依據理性原則而活的人,不會因為死亡的恐懼所左右,他會渴望良善,渴望行動,並根據尋找自我益處的原則,保留自我存在,因此不會看低死亡,他的智慧就是對人生的冥想。」我尚未達到自由的境界,我正在努力。我們不是一直都在學習死亡嗎?
 


想要以慈幸的辭世之言作為結尾,因為那表達了日本文化透徹世事、圓滿的意念在。「現在,」她對我們倆說:「目前,即是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