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巫妖:覺醒 第八章

 
法粒存在於所有人的身上,被喻為是乘載生命的能量,但是能夠自然而然操縱法粒的人越來越少,而即使受過專業的訓練,在魔法年代早期以前,能夠成為合格法師的人仍寥寥無幾。學院原本的宗旨是為了教授那些天然法師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是大法師哈奎‧溫特威爾並不這麼想。哈奎覺得魔法應該被當作是一種恩賜,而許多人只要經過啟發也能夠達到一般法師的水準。大法師發明了一種簡易的啟發方式來為學徒們引導出力量,並依此開始廣設法師學院。
 
然而在大法師過世之後,各間學院的法師們開始互相鬥爭,希望能得到最好的學生,而如果是貴族的子女,那除了為學院增添光榮之外,也少不了直接的贊助與補助。這股爭執也蔓延到了各座學院所處的國家上,王公貴族爭相邀請擁有智慧與無上力量的的法師來協助他們,進行勾心鬥角、爭權奪利的權力遊戲。但是一直到了M.A.385年,佛蘭王朝的建立才真正有法師的影子存在,而法師被大量投入戰爭是在羅薩斯海戰爭的時候了。雖然最後還是無法阻止安瑟人建立殖民地,但從此之後,在各國的權力核心內,都不會少一張留給法師的座椅。
 
只是,當然,闇主,湮滅之主,大陸的征服者,凱薩羅斯‧加列布林卡‧刻,毀了這一切。天啟年代的尾聲,一名闇影師悄悄的從法師議會崛起,當他獲選成為法師議會的議長時,他手下已經有一隻被稱為黑法師的邪惡軍團。闇主帶著他的私人軍隊快速的攻入各個國家,畢竟沒有人想到一向可靠的盟友竟然在轉眼間成為了敵人。說起來也很諷刺,曾經真正稱霸梅勒布斯大陸的王者只有闇主一人,而他的王朝僅維持了27年。凱薩羅斯突然消失之後,湮滅之國快速的崩解,群雄爭起,大陸立即進入了黑暗時代。
 
對於法師的不信任與恐懼他們超凡的力量,在黑暗時代裡新建立的王國們只有少數願意接納法師。法師們不再享有特別的待遇,不再是貴族們的入幕之賓,在偏遠的村莊裡,稚氣的孩童甚至會對路過的法師丟石塊。各個王國不願意幫助法師重建學院與議會,他們深怕親自種下了邪惡的種子,也有人提出趁這個時候一舉消滅這些使用妖異法術的怪胎們。然而長久以來,國王們太過於依賴法師在國政上的決策,突然失去得力助手導致許多錯誤的政策與決定也是在所難免的。對於法師們的偏見也導致了另一項不可挽救的後果 聯邦的首都渥爾嘉在被闇主佔領之後已經改名為倫敦尼爾,而湮滅之國崩解之後,原本躲在裡面的邪惡喪屍與半身魔像正逐漸地從牢籠逃逸而出。基於立場法師應當去消滅牠們,但是一旦有大動作可能就會被視為對國家不利之行為而禁止,王國對他們的尷尬態度導致法師們礙步難行。
 
「第一騎士團」由迪哈斯‧羅林杰所創立。迪哈斯原本是一名傭兵,靠著護送商對來往危險區域來賺取生活費。在那個時代裡面,傭兵不被視為是低下的行業,而是為了生活不得不賭上性命的人們,如果是護衛隊,就意義而言,甚至可以算得上是高尚的工作。然而某次在護送貴族的車隊時,在舞者流域河畔的森林裡遇到了一隻純白的大狼。據說牠的身軀大約跟牛一樣長,但是更高了一些,那尖銳銳的利齒可以輕易的刺穿士兵的金屬盔甲,而牠也這麼做了….車隊的所有人都被撕成碎肉。白狼並沒有要吃掉他們的意思,牠只是純粹的在殺戮,動作簡潔有力,咬合,跳躍,閃躲,撞擊,再次的咬合。迪哈斯被嚇得無法動作,他只能呆呆地看著自己應該要保護的貴族一家碎成肉塊,豪華的馬車也被撞成一塊塊昂貴的碎木,但再也沒有價值了。直到所有人都被屠殺殆盡,白狼以牠黃色的眼眸盯著僅存的迪哈斯一人,緩緩地靠近,牠嗅了嗅他呆滯、充滿淚痕的臉龐,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了他一下,就跑開了,頭也不回的。
 
被野獸赦免的傭兵跪在地上,久久無法自拔。他不明白為什麼他是唯一沒有事的人。迪哈斯回到城市中之後,過了好一段時間荒廢的生活,丟了工作而頹廢的他最後被白教的祭司撿回聖堂。在那裡,聽了祭司的佈道之後,他才慢慢地理解到,也許白狼是上神派來的使者,無論他以往做了多少邪惡、敗壞風俗的事,上神仍然願意給他一次機會。改過自新的機會。他立即皈依白教,不久之後就召集了一群白教的教徒,他將這些平民訓練成騎士,以白教的名義護送來往危險區域的人們。他們自稱為「第一騎士團」,以上神的使者自居。
 
「火焰之子」騎士團並沒有這種神聖的使命感。它只是在騎士團如雨後春筍般興盛時期的產物,為了獲得貴族與王族的贊助而生,曾經有好幾度差點全滅的小騎士團。儘管曾經出過「鳳凰」艾波塔這樣顯赫的英雄,到佩拉斯托入團時,「火焰之子」正處於隨時會崩解的狀態。若不是參與了與巴爾贊克聯手擊敗蜜多的戰爭,他們不可能獲贈城內的一塊區域,目前作為他的辦公室與私人住宅,更不可能在城外有自己的專用據點。
 
佩拉斯托正坐在據點內的會客室內。習慣於自己辦公室內有柔軟椅墊的桃花心木椅,現在屁股底下這把到處可見的便宜木椅讓他非常痛苦。早該換掉這張椅子,他心想,折騰我的老屁股,等下還要騎馬呢。但是更折磨他的,絕對是眼前的這位女士。
 
該死的瓦拉幾亞,你這舔上神屁眼的滑頭法師。
 
幾天之前佩拉斯托在布倫海姆等待宮廷法師所派來的援手,卻只遇到了一個瘋女人。然而此時此刻,就在要出發的前夕,那個瘋女人卻悠然自得的坐在他的前方,右手端著刻有貝羅凱家族紋章的瓷杯,正在小口小口的啜飲蜜多瓦耶爾茶,那是只有產在雨音森林附近,年產量不到100斤的高級茶葉。她碰的一聲打開門,看也不看的走了進來,投給騎士團長一個甜死人的微笑,然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佩拉斯托瞪的眼睛老大,礙於他們接下來的合作關係,他實在不好意思衝上去在她的臉上留下拳印。
 
瘋女人自我介紹叫基芙琳‧阿穹,是王都的「萊安之箭」小隊隊長。
 
「通常萊安之箭的行動批准都是要由國務卿們開會討論,不過既然是瓦拉幾亞大人的命令….我現在是以個人的名義參與這次的行動,請多指教啦。」彷彿聽到了佩拉斯托內心的滴咕,她很快地解釋了一下。基芙琳一身剪裁貼身的短式法袍,褐色緊身皮褲與馬靴,扎著馬尾,左手掛了至少10枚以上的戒指,小巧的耳朵上則各掛了一只鴿血紅寶石的耳環。
 
「叫我基芙琳就可以了,當然『魔女』也是可以的喔。」
 
佩拉斯托決定不要理她。
 
「那麼….阿穹女士,請問妳幾天前是否有去過布倫海姆,那個骯髒破舊的酒館?」他一本正經地問道,假裝之前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噗。」基芙琳先是用手摀住嘴巴輕笑,最後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銀鈴般清脆的笑聲讓騎士團長困惑不已。
 
「那真是一場傑作對吧?雖然我是真的喝醉了啦,我平常沒有待在那種地方的習慣,不小心喝多了一點,不過我也是第一次假扮成女商人啊~還蠻像的對吧?」她看著佩拉斯托抽搐的嘴角,開心的解釋。
 
「你知道的吧,做我們這一行巫師獵人的,最重要的並非是我們本身有多強大的能力,而是誰先掌握了情報。使用什麼樣的魔法,身上的武裝,下榻哪一間旅店,喜歡吃什麼樣的食物,騎哪一種馬,平常的活動模式….我們不會輕易的相信從別人手上得到的情報,因此親自蒐集有關目標的資訊有必要性。」
 
「這也包括了喬裝成酒鬼襲擊之後要一起合作的人嗎?還有我不是妳的目標吧。」騎士團長冷冷地說。
 
「這是最重要的部分啊,」她指出,「錯誤的同伴比敵人更加的危險。我們之前從來沒有見過,我怎麼知道你會不會在戰鬥中扯我的後腿呢?這是一趟危險的任務,如果沒有事先了解你的為人與戰鬥方式,我是否能將我的生命託付給你呢,火焰之子騎士團的團長,佩拉斯托‧伊凡戴爾先生?
 
這下她真的惹火他了。只是她說的也沒有錯,他無法將自己的背後交給第一次見面的傢伙,尤其是像這樣輕浮的女人。他嘆了一口氣。
 
「好吧,看起來至少妳調查的部分都做完了….之前的事就當作沒發生吧。介意跟我分享妳目前擁有的情報嗎?
 
「那當然。」基芙琳收起先前嘻皮笑臉的態度,端坐了起來。
「瓦拉幾亞告訴我,我們要去王國的東部追捕一名危險的二階法師逃犯,必須私下行動的原因在於他很有可能是已故的查理辛三世的私生子。當然這只是表面上的說法,實際上我們要抓的是一位叫納維‧塞格爾的年輕人,也就是,巫妖。」她讓這兩個字在空氣中醞釀了一下。「巫妖,只存在於傳說與神話中的生物,你讀過大法師伊莉安德的作品了吧?」她指向他辦公桌上一本打開,看起來閱讀到一半的書。《格蘭斯的黑以薩》。
 
「如果傳說的形容是正確的話,那麼巫妖在這個時代是不可能存在的。牠對魔法的渴望會毀掉所有在牠行經路徑上的生物,議會會派人去狙殺這個邪惡的魔法生物,所以這是第二個謊言。」基芙琳湛藍的眼眸盯著佩拉斯托,繼續解釋她的理論。
 
「最合理的解釋是,我們的確是要去抓這個叫納維的人,但他不是巫妖,甚至可能也不是法師,但是他身上帶有非常敏感的資訊,很有可能是對瓦拉幾亞來說非常重要的資訊,也許是偷了他實驗資料的法師吧。如果是瓦拉幾亞的話,會做一些禁忌的實驗也是無可厚非的嘛….不過這有損他宮廷法師的名譽就是了。當然這點一樣充滿了令人懷疑的氣氛,所以我寧可相信,在瓦拉幾亞背後有某人在操縱著這整件事,而我相信,你根本知道那是誰….對吧?些,.」她滿意的看著騎士團長驚訝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淘氣的微笑。
 
「我的推論到目前為止都還算正確吧?不過我知道你絕對不會跟我說幕後黑手是誰,然後拿你那不值錢的騎士團榮譽或誓言的鬼東西出來發誓。不論那是誰,我想他擁有非常大的權力與地位,才能逼迫瓦拉幾亞要跟你合作。也許是皇族吧,或者某個位高權重的大臣?」基芙琳看著佩拉斯托疑惑,不明白的表情,雙脣彎成一個O字型。
 
「喔,喔,天啊,天啊!」她又開始無法克制的狂笑了起來,甚至用手去抹掉了淚水。「天啊!!上神啊!我以為很明顯的說。你完全沒發現嗎?
 
「發現什麼?」佩拉斯托雖然一點也不想知道答案,不過他隱約的感覺到了答案會是什麼,於是還是開口問了。
 
「瓦拉幾亞超級討厭騎士團的啊!

 
 
弗羅倫‧辛‧巴爾贊克坐在王位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正在發生的事。他又開始犯了頭痛,左眼窩後方隱隱的在作痛,他揉了揉左眼,御醫開的藥藥效又過了,他在考慮要不要把他放逐到海外,那個禿頭老是卑躬屈膝的讓他十分不舒服,開的藥又很難吃。他已經斬了兩個沒有用的廢物御醫,大臣說再這樣下去會大損他的威嚴,建議他如果真的要處罰那些無用的下人,以放逐的方式會比較適合。
 
基本上,現在所有的國務都交給內務與財政大臣去處理,兩位正在階梯底下處理各式各樣的請願,他們通常會自己決定結果,再奉「國王陛下的聖旨」來裁斷。只有遇到某些毫無意義或簡單的事,才會交給他決定。例如,陛下下周的國宴想要吃些什麼呢?帝國的使者贈送了一組新的水晶杯,不知道您是否滿意?陛下的髮質真好,今兒幫您配戴鑲有國徽的頭飾…..
 
某一天他曾經自己裁決了一個案件。一個年輕人的羊跑進鄰居的農場裡吃草,鄰居宣稱這隻羊已經三番五次的跑進他的農場裡吃草,讓他忍無可忍,因為羊是吃他的牧草才長得這麼大,所以那隻羊應該算是他的。佛羅倫王覺得他這麼說也很有道理,但是並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那隻羊真的吃了鄰居的草。因此他下令將羊的肚子剖開,切開牠的胃,將那堆綠色的草泥挖出來看是否是鄰居家的草。但是鄰居並沒有辦法證明那堆噁心的食泥是來自於他的農場,因此他裁判最後的結果是…..男子與鄰居各可得到一半的羊隻。
 

頭痛越來越劇烈。自從登基以來,不斷反覆的頭痛與虛弱無力不停的折磨著他,原本以為是因為儀式造成的壓力太大,沒想到完全沒有好轉的跡象。他看著那個又來爭吵的霍布斯大使,一邊想著他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地享受到一國之主的特權。就目前的狀況來看,只有義務與更多的義務而已啊。

 



「好了,幾乎都是我在開口,我想你也該說說話了吧。讓我聽聽你收集到什麼樣的情報,騎士先生。」
 
…..沒有這個人。」沉默了一小段時間後,他終於開口。
 
「嗯?
 
「這個納維‧塞格爾,不論他是誰,來自於何處,從來就沒有關於他的消息出現過。我的線人打聽過了,雖然只有一個名字,但如果他真的是危險的法師或者罪犯的話,多多少少會有他犯罪的紀錄或者就讀過學院的消息。但是什麼都沒有。這是他的本名嗎?是否有別名?他的出生地,母語,成長經歷,用的武器,使用的魔法,是否曾經走私過毒品或者更糟的東西…..他彷彿從來就沒有出現在梅勒布斯大陸上一般。另外一個線索,位置在王國的東部…..這也是一條死線,目前並沒有有價值的線報,倒是打聽到了一個有趣的消息…..」他若有所思地看了基芙琳一眼。
 
「我想妳應該也知道這件事。這跟你們有關…..或者應該說跟你們法師有關係。三位一體議會派遣了一組人馬去東部進行調查,他們雖然低調但是並沒有特別掩飾,代表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這只是尋常的田野調查,也許受找到奇怪的魔法寶物之類的,第二種則是….以第一種模式為障眼法,議會在調查真的很重要的事。我的探子提到了有一股奇怪的能量在亂竄….不覺得這來的太過於巧合了嗎,阿穹女士?」佩拉斯托等待基芙琳會有所回應,但她只是正面迎向他的目光,帶著點戲謔的笑容,什麼都沒說。
 
「也許非常地恰巧,但這股奇怪的力量是否有可能剛好與我們在找的巫妖有關?而妳剛才卻選擇不提這第四個可能性? 阿穹女士,信任是來自雙方面的交流,不是妳一個人說了算的。」
 
「被你抓到了。」她吐了吐粉紅色的小舌,恢復成原來嘻皮笑臉的樣子。
「我只是想看看你了解到什麼程度嘛~不過這些都不能解決目前最重要的問題吧?如果這樣東西,或者是這個人這麼重要,就不能讓議會給搶先了….但這是在把我們的目標與議會的目標化為同等的情況下喔?有非常大的機會這兩個是不一樣的,所以我們還是專注在瓦拉幾亞的願望之上吧。只是要從哪裡開始找起是一個大問題啊
基芙琳右手撐在膝蓋上,一副在思考的樣子。看著她奇怪的模樣,佩拉斯托忍不住問了。
 
「我還以為你們法師都只效忠於議會。」
 
「你看瓦拉幾亞那副老奸巨猾的模樣,的確是很適合在政治界活躍啊….不過不,並不是所有人都宣誓效忠於議會。我的確在法師公會有註冊,所有有在活動的法師都必須要向公會註冊,否則會被勒令停業。但我不受到議會的管轄….只要我不做會被抓到的行為,議會就不會找上門來….只是這就代表我們不能跟法師調查團有任何的衝突,更甚,最好也不要有任何的接觸。因為只要我們攻擊調查團的其中一員….議會就會派他們頂尖的殺手來獵捕我們。環之九人。」
 
她俏皮了眨了眨眼。
 
「沒有聽過…..
 
「你不會想知道他們幹過什麼事的。好了,我的線人跟我說,他們的目的地在於三個國家的交界,而瓦拉幾亞的指令是要我們去搜索整個東部,尤其是些小城市與小村莊。如果要盡量避免與調查團起衝突,只能按照原定計畫慢慢的去尋找。但是一整團騎士實在是太礙眼了…..
 
看著佩拉斯托,基芙琳突然眼睛一亮。
 
 
「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不過你可能會不太高興,咯咯。聽著,我需要你帶著兩個最信任的手下,還有那些宮廷法師提供的神奇裝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