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巫妖:覺醒 第六章


萊艾莎人在貝殼花號上。貝殼花號是人魚石商會旗下速度最快、載貨效率最高的船隻之一,她不確定柯曼老頭是怎麼將這艘船弄到手的,什麼時候議會開始插手自由城邦的事務啦? 萊艾莎知道有些法師會脫離議會的管轄而參與世人的業務,例如協助守護村莊,成為國王的幕僚,或者當當賞金獵人與保護貨物等等之類的,這些人雖然是登記在案的法師,卻不在議會的管轄之下。這意味著,該法師必須要承擔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所有風險,而必要時,這包括被議會的秘密獵人獵殺。議會顯然有一群駐地法師在海瑟自由城邦監視著其他法師,而且已經跟史尼佛打好關係很久了。
 
人魚石商會的領導者,史尼佛‧厄爾多的牛脾氣大家都很清楚:想要做生意?一分錢,就是一分貨,不多不少,即使在黑市也一樣。人魚石商會是現存最古老的自治區統治集團,自從海瑟自由城邦重建之後,至今已經700多個年頭,不論是在表面上或地下,都是整個自治區的龍頭老大,而史尼佛打定主意了不會讓人魚石的商譽毀在他的手上。據說人魚石不打算獨佔整個自治區的理由很簡單,那就是他們寧願失去少許的利潤,也不想要失去競爭力。目前掌握著海瑟自由城邦實權的團體除了人魚石之外,尚有戴爾戴爾銀行東方貿易公司與光榮女神教團。
 
萊艾莎的商號登記在人魚石商會底下。她雖然私自離開了學院,不過並沒有脫離議會的管轄,所以嚴格來說她仍然接受來自三位一體議會的保護。萊艾莎是一位二階法師,但她在自我介紹時喜歡強調她是金屬、皮革、寶石與魔法物品塑形專家及鑑賞家。簡單的來說,她是一名鐵匠,專門於製作魔法物品。她的店舖租在距離商會2條巷子遠的角落裡,而她本人則借住在商會的一間廢棄已久的小倉庫裡,裡面亂的跟倉鼠的窩一樣。她的店冬日工坊內的熔爐讓店鋪內總是炎熱不堪,又很少有人會走到這個相對冷清的巷子內,因此其實她大部分的生意都來自於商會的訂單。偶爾會有誤入工坊的羔羊,大多是那些不諳世事、想出來見見世面的年輕貴族,他們被自由城邦活力奔放的氣氛所感染,陶醉於她迷人的市容與琳瑯滿目的珍奇商品,以至於意亂情迷的走進不知名的小巷。這時萊艾莎就會擺出她最熾熱的凝視盯著進入工坊內想要問路的客人們,而那些被盯得渾身不對勁、冷汗直流的人們無不買下珍珠耳環或金飾後快速的離去,害怕再被這熱情的年輕女老闆捕捉到。
 
萊艾莎的專長是打鐵,這意味著她有雄偉的二頭肌與健美的身材,但她最驕傲的還是遺傳自她老媽的巨大胸部。從戒指,項鍊,護身符,耳環等飾品到頸甲,頭盔與全身盔甲,甚至是刀劍,她全部都會做。不過如果是魔法物品,可就不是一般的價格了,訂單來自於梅勒布斯大陸的各國貴族,甚至奴涅帝國這樣封閉的國家,還有各國王族。當然這些人不會知道她們纖纖玉手上的戒指、雪白頸間掛的項鍊是出自於女鐵匠之手,她們只知道有一位海瑟的冬日師傅能讓她們在宴會上奪得最多的注目與喝采。萊艾莎對於魔法物品的收費非常高,畢竟魔感金屬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取得的,而且將魔法灌注在素材上面需要耗費的時間與專注力非比尋常。不過大部分的錢都被商會當成是傭金抽走了。即使這樣,她還是存了一筆不小的財富。
 
但是這些,有關於她生活的細節,跟她現在為何在法師調查團上的原因一點關係也沒有。
 
萊艾莎是一位二階法師,這代表她在双瑪那的互動魔法學上取得了一定的學位,事實上,她很年輕時就取得了二階法師的三枚戒指。但是當她表示她要回去海瑟接管祖父的鐵匠事業時,她的導師阿法托‧利迪非常的不諒解。這位現任的三位一體議會議員在萊艾莎進入學院不久之後就驚訝於她在奧秘理論上的見解與流暢的施法動作,尤其她在魯多魔法的造詣上更為驚人。阿法托有意將這位天資不凡的學生推向頂峰,她很有可能會成為幾百年來最年輕取得三位一體法師稱號的人!可惜這年輕女孩滿腦子都是打鐵、淬鍊、冷卻,彷彿魔法只是遊戲一般。因此她在取得二階法師的第三枚戒指的隔天,便悄悄的推開爬滿藤蔓的金屬大門,離開拂曉者聖堂學院。
 
阿瑪薩斯一家,如同自由城邦的其他家族,都是早期為了逃避戰亂而來到莫亞加半島。阿瑪薩斯家近幾代以來都是以經營打鐵舖為生,萊艾莎從小就著迷的看著祖父在熔爐前,揮舞著對她來說很巨大的鐵鎚,對著金屬敲敲打打,敲累了就擦一擦汗,然後繼續投入工作。清脆或厚重的聲響成為她心目中最美妙的樂音,她打定主意要跟爺爺一樣,將全副精力投注在敲打與鍛鍊之中。然而萊艾莎的父親卻有不同的打算。
 
莫亞加半島可是世界上商業最興盛的地方!要賺錢,與其辛苦的窩在熔爐前,熱得自己濕呼呼黏答答的,不如出海去吧,或者踏入陰險的商人之道。幾次蠅頭小利之後,萊艾莎的父親嘗到了甜頭,以為命運之骰的最大數字總是會為他朝上,甚至想要染指黑市貿易。那時候萊艾莎已經被祖父送到學院去了,不知道她的爸爸半夜時划著小船在海上與人交易蕉菸赤木果,這兩樣都是高級毒品的重要原料。當債主追到家門口時,祖父才知道打鐵鋪已經被拿去抵押,氣得他一病不起,剩下的日子也都臥病在床。萊艾莎回到海瑟時父親已經不見蹤影。祖父在臨終前,將家族的秘密傳給了她,之後就撒手人寰,與她的母親一樣離開了人世。
 
原來他們家族的姓氏一直都不是阿瑪薩斯!她真正的名字是萊艾莎‧梅兒‧榭爾維亞,而那位連教科書上都有記載的傳奇法師文森‧榭爾維亞竟然是她的祖先!這個消息讓她震驚了許久,有一位名人在家族裡的感覺真的很奇怪,尤其是他已經死了很久了,但是出於某種原因,她必須要改姓來掩埋自己與他有關的訊息。祖父留給她的小木箱沒有任何的裝飾,箱子裡有一條很奇怪的項鍊與一本很舊很舊的書,看起來像是日記或筆記之類的,還有一小袋的后冠幣。萊艾莎掛起項鍊,一把抄起金幣,將箱子鎖起來存在銀行裡,一發不語的回到了學院。她從此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儘管她踏出學院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懸賞生父的項上人頭,卻從來沒有人來領那200枚后冠幣。
 
她將祖父留給她的護身符當作是幸運物,從不離身。怪異護身符是由7個不同的星形所構成,中央的玻璃球內隱約可見一塊小小的綠色碎片在水中漂浮著。每當她思考或緊張時,她就會緊緊的握著護身符,好像它真的有什麼魔力可以保護她一般。
 
 
「妳還好嗎?休卡怪異的口音嚇到了萊艾莎,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但是彈舌與疵牙咧嘴的發音讓萊艾莎很難理解她到底想要表達什麼,但是休卡真摯的聲音與擔心的臉龐透露了這位議員善良的心地。她們一起從勒威的港口坐船出發,但是休卡一點事也沒有,萊艾莎卻吐得亂七八糟的。
 
萊艾莎想要跟她表示一切都很好,請她不要擔心,只是稍微暈船而已,待會兒喝點水就沒事了。不過她一開口就有嘔吐物源源不絕的噴出,混和著刺鼻嗆酸味與鹽味海風,黏稠的嘔吐物打在海面上引來了許多小魚爭食,甚至連海鷗都開始在她上方盤旋了,等著要吃那些愚昧的海洋生物。
 
休卡只好尷尬的拍拍她的背,趕緊逃離會被嘔吐物汙染的區域。看來有關治癒的魔法對於暈船這一塊一點研究也沒有啊。
 
 
在護身符發出神秘綠光的一個多禮拜之後,信準捎來了一封信。那時萊艾莎正在她的房間裡吃著早餐,一杯牛奶燕麥片與烤麵包,還有一小塊煎壞了的培根。信上有著紅色的蠟封,上面是學院的標誌,協和三角。驚訝於學院在這麼久之後還寄官方信函給她,她第一個想到的是,上神的唾液啊,我該不會積欠了很多學費沒有交吧?想起10多年前,她只交了入學費用就進入學院,完全沒考慮學費的事,每個月學院還會給他們一些研究經費當作零用錢用。當她用早餐的奶油刀小心的挑掉封蠟,閱讀信件後,她的反應是把剛剛喝下去的燕麥牛奶通通都噴了出來。
 
她竟然被遴選為法師調查團的調查員!而且還是她的師傅阿法托推薦的!過了那麼久,難道師傅還惦記著她嗎?其實當初她逃離學院時對於不告而別感到有一些愧疚,不過如果她說了,就離不開了吧。萊艾莎感覺在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在牽引著,不知為何她有直覺護身符與這次調查團要調查的能量事件有所關聯。來自議會的命令不容忽視,這是法師的義務,她本人對突然爆發的怪異能量不太感興趣,但是那祖先流傳下來的、發光的綠色碎片真的很令人好奇啊。不論她願不願意,看來這趟冒險都有她的份了。
 
她整理好隨身的物品,帶上祖父遺物中的日記,決定好好在旅途中研究研究。要跟她親愛的熔爐與冬日工坊暫時告別一小段時間讓她有些兒難過,她向商會的人說了一聲,回頭望了工坊最後一眼,往碼頭走去。
 
從人魚港搭小船到勒威大約花了3天的時間,這段時間明明就好好的,為啥貝殼花號一出勒威的港口後她就一直狂吐勒?還有伊安哈莉葉港明明就很近,卻要故意繞過法加洛半島到伊什港真的讓人很難理解,畢竟信上什麼都沒說,而她在勒威的那幾天都躲在房間裡研究她的護身符。還有關於第一階段的探索地點也太過於模糊了吧?這讓她開始懷疑議會的目的究竟為何。
 
 
在海上一天半的旅程對萊艾莎來說宛如一個星期一般,她輾轉於嘔吐與床上,而為了避免酸臭味留在房間內,其實她大部分的時間都癱在圍欄上。好不容易來到了伊什港,下船的時候她仍頭昏眼花,隨著船漂浮晃蕩、上下起伏的感覺維持了好一陣子才消退。臉色蒼白,一副悽慘模樣的萊艾莎在休卡的攙扶下來到法師團下榻的旅店「吹笛手悲歌」,在經過熱水澡與一頓溫熱的午餐之後,她終於恢復了一半的元氣。
 
萊艾莎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進了調查團包下的小會議廳,準備聽取這次的任務簡報。
 
 
萊艾莎聽說調查團是6人小組,但實際上卻只有5個人到場,加上她總共6位。
 
休卡‧米茲希巴,結社「甦醒之手」的首席治療師,同時也是治癒之手學院備受尊崇的副院長。
 
迪恩‧麥維農‧布利奇,著名的約束師「千刃迪恩」,是下一屆議長的熱門候選人。
 
潘托勒斯‧史達敏‧沙勒‧因巴,從帝國叛逃的疾術士,目前受到議會的保護,他著名的三元並存論引起法師界熱烈的討論。
 
達米斯‧因斯塔昆,結社獵魔會的主席,少見的法師賞金獵人。
 
派崔克‧詹森,黃昏之銀學院的圖書館館長。
 
太好了,她心想,2個殺手,1個叛徒,1個老師,1個書呆子,再加上默默無名的鐵匠,議會想要這群烏合之眾去幹嘛啊?打獵嗎?還是被獵殺?至少也派卓可尼恩這樣有名的魔法追蹤師才對吧?
 
議會廳裡放了一張橢圓形的木桌,休卡一看到萊艾莎開門,就滿面笑容地與她打招呼,並拍了拍她旁邊的椅子要她坐下。萊艾莎坐下後,6人就全到齊了,賞金獵人不等大家開口,逕自的搶先發言。
 
「我以為會有六位議員哪,這個學徒是打哪來的啊?
天骰的,一進來就要裱她嗎?儘管萊艾莎還沒有恢復到可以跟他對罵的程度,念在他好歹也是一階法師與議員,總要留點情面給他,她只冷冷地說,「這個學徒,是阿法托‧利迪的弟子。」
不等賞金獵人回話,她轉頭看了看四周,又加一句,「最後一員是我的師傅嗎?這裡只有五個人。」
「不,」圖書館長回答,他是一個矮小、毫不起眼的男人,「我恐怕他無法親自前來,但是阿法托指定妳為他的代理人。信上沒有提到嗎?
 
萊艾莎的表情表達了一切。
 
「所以,」帝國人怪異的腔調帶有濃厚的鼻音,「第六位議員是….?」他微微側頭做為收尾。
 
「坦莎妮雅‧轉隼,我們最好的跨界師之一。」
萊艾莎很滿意地看著在場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氣,儘管她完全沒有聽過這一號人物。
 
「轉隼女士正在執行一項機密的任務,她會在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前加入我們。」
圖書館長轉頭向萊艾莎,「她是一位非常友善、機智風趣的女士。」他向她保證。
 
從其他人臉上的表情來看,她可不敢同意這個說法。
 
「好了,如果沒有更多的問題,讓我們開始進入這次的簡報重點….
 
 
「兩週之前,在梅勒布斯大陸的中部地區發生了大規模的能量散射事件,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人員傷亡,也沒有國家向議會申請調查,代表這個事件不是針對哪個團體或是國家。有鑑於烏干曾經發生過的悲劇,大法師巴魯斯‧柯曼下令議會必須要介入此事。」
簡短而精闢的說明,萊艾莎心想,好一個圖書館長,也許他是調查團裡面唯一比較有用的。
 
「諸位如果沒有問題的話,請容我繼續說明。綜合我們在大陸各地觀測法師的報告,迴返能量儀的數據,」他嫌惡的皺了一下眉頭,「與夸拉斯方程式的計算結果,得出的結論是該能量可能以真空的方式傳遞,因此得以在沒有散逸的情況下散射,也不會造成傷亡。推算的結果指出我們可以把搜索區域縮小到三國交會之處,屆時將以2人一組的方式來行動。最後再會合前往雪山群。」
 
什麼雪山群?去他惡魔唾液的,她可沒有聽說要去雪山群吶!
 
「我有問題。」休卡舉起纖細的右肢,她看起來年紀約在30出頭,但實際年齡肯定不只這樣。
「帝國的通行證我們拿不到吧?我們是法師耶,帝國禁止所有會使用魔法的人進出國境,除非是王家特使。潘托勒斯的身分讓他根本跨不進帝國的邊界啊。」
 
「這倒不用緊張,」潘托勒斯表示,儘管他濃厚的鼻音讓人很難分辨他想要表達什麼。
「我在邊境有一些朋友,他們可以帶我們進入奴涅與雪山群而不被發現。」
至今尚未發言的千刃迪恩歪了歪頭,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問,「鹿人?
帝國人僅以鷹勾鼻底下一個扭曲的微笑作為回應。
真可惜,萊艾莎想著,以帝國人來說他長得蠻帥的,雖然她也沒看過幾個帝國人啦,可是笑起來像嘴巴有一邊被縫起來這點她可敬謝不敏。
派崔克向潘托勒斯點頭致意,繼續他的解說。
 
「橫跨巴爾贊克王國的大部分旅程我們將騎馬,由於時間緊迫,不知能量源的痕跡是否會消失,所以在明日清晨時間我們就要出發。6匹駿馬已經在旅店後面的馬廄等待各位。如果諸位沒有更多的問題,今天就在這裡結束。請大家好好休息。」
 
圖書館長表示會議已經結束了,各位議員魚貫地走出會議廳。離開的時候達米斯意味深長地凝視著萊艾莎,她也挺起胸膛,不甘示弱地回瞪他。因為大家看起來都很疲累,所以派崔克才言簡意賅的傳達重大事項而已嗎?會議很快就結束了,
直到會議室剩下萊艾莎一人時,她才想起她忘記問一件很重要的事。
 
我們到底天骰的為什麼要去阿布羅斯雪山群?
 
~~~~~~~~~~~~~~~~~~~~~~~~~~~~~~~~~~~~~~~~~~~~~~~~~~~~~~~~~~~~~~~~~~~~~
 
距離晚餐前還有一小段時間,大部分的調查團員都回到自己的房間去休息了,到晚餐前都不會出來,只有精力旺盛的休卡表示想要出去逛逛,但是沒有人要理她,因此她一個人落寞的離開了「吹笛手悲歌」。
 
開完會後萊艾莎又感到一陣噁心,她強忍想要衝到外面去嘔吐的衝動,向旅店裡的女侍要了一杯水,然後回到房間躺下。「吹笛手悲歌」內的房間不算大,但至少木床上有羽毛墊與棉被可以蓋,床一旁的木桌上也有一盞油燈與一盞可供點亮的巫燈。木製衣櫃不大不小,不過反正她也沒有什麼衣服可以掛。床底下擺著她從祖父那邊繼承而來的小木箱。萊艾莎躺在床上,回想起剛剛開會的內容,感到一陣不安。她將左手移到胸前,緊緊握住心愛的護身符,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首先,是第一階段的問題。
即使將範圍縮小到三個國家的交界處,那仍然是很大的一塊區域,僅靠6個人盲目地收集資料與打聽消息不僅沒有效率,也會花很多錢,而且她不相信議會沒有先派駐地法師去探勘情況。光是蜜多瓦山脈就有無數個可供隱藏的地點了,而且不論是誰或什麼釋放了那股能量,現在早就躲到安全的地方了。法師議會的代表們只能碰運氣看是否能找到原始的能量爆發點,但從沒有傷亡這點來看,想要找到原始點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假設議會的觀測綜合結果是正確的,那麼這個人 萊艾莎想要假設他是一個人 的確十分了不起。能量在傳遞時一定會有所散逸,這是魔法的基本理論之一。驅動法粒形成法流之後,法流會在人體內無形的量子間裡高速移動,由於量子間理論上是真空的,因此法流只要不離開人體或不被使用,在量子間內就不會有能量的耗損。法流一但經過瑪那形成魔法,就會有將近12成的能量化為光、熱或其他的方式流失。然而這個人 姑且就當他是法師吧 在梅勒布斯大陸的中央丟出一股遠在無盡海上的芬巴里群島上都能感受到的魔法波動,而且完全沒有能量散失。
 
萊艾莎突然有一個瘋狂的點子。如果他把整個世界當成量子間來使用呢?但是這樣會在一瞬間把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蒸發掉吧。也許他找到了直接在空氣中模擬量子間的方式?但是這又扯到另一個問題,要用多大的能量才能製早一小段擬造量子間呢…..
 
第二個問題。他們究竟為何要去阿布羅斯雪山群?
首先,進入帝國就是一個難題。鹿人是一群非常神秘的遊牧民族,沒有人知道他們什麼時候開始出現的,只知道他們的活動範圍大約是在三國國家交界處的草原,而這恰巧是他們一行人的目的地。他們被稱為鹿人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們畜養或販賣鹿隻,而是因為他們所有的人,不論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出現在逐水市集的時候,頭上都會戴著鹿皮面具,只露出部分的下巴。鹿人不會說話,至少不會對部族之外的人說,據說他們彼此交談的時候會發出如鹿鳴一般的聲音。
 
逐水市集的時間很固定,大約在每年的春季與秋季,每次維持一到兩個禮拜,但地點就很不固定了。如果是在蜜多或巴爾贊克王國倒還好,但若是市集在帝國境內….就麻煩了。想要進入帝國的商隊需先向帝國的士兵繳交一筆不便宜的入關費,之後由帝國的騎衛隊護送他們到市集的所在地,等交易結束後再送他們出境。當然,這些保護都是要額外付費的。當商隊要離開邊境時,帝國的稅務官還會針對不同的商品一一課稅。儘管如此層層剝削,商人的利潤還是非常的高,因此商隊非常重視有關逐水市集的消息。
 
鹿人交易時不使用貨幣,而是以物易物。黑毛牛與阿爾汗青馬是最受歡迎的商品,除此之外,綿羊,生皮革,皮製品如牛皮靴、軟帽等,還有一些金飾。阿爾汗青馬是世界上跑最快的馬,他們的特色是在常常的馬尾末端有一小搓靛藍色的毛。鹿人的金飾因其華麗而神祕的圖案而深受貴族仕女所喜愛。鹿人收受的貨物,除了海鹽與米麥麵粉、茶葉之外,各式各樣的鐵器,尤其是武器如刀劍類,都很受他們歡迎。不過鹿人最喜愛的還是灌注有魔法的物品。曾經有法師隨著商隊來到逐水市集,他的三蛇噬石法杖受到了鹿人們的注目,甚至有鹿人主動提出想以整條馬尾都是藍色的珍貴阿爾汗青馬與他交換。
 
由於鹿人從不說話,交易只能用手勢進行。同時比出食指與中指併攏,表示接受這樣的交換;掌心向上表示對方的貨品的價值不夠高;伸向前的四指表示對方的貨物價值過高他們無法接受;拳頭表示他們很滿意這次的交易。而在很少數的情況下,當鹿人主動提出要交易時,他會左手摸著面具上的鹿鼻子,右手打出向上的掌心,但是拇指與掌面垂直。
 
萊艾莎不認為潘托勒斯真的與鹿人有朋友的關係,但是他畢竟是帝國人,既然能夠偷偷的從邊境溜出來,應該也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再進去吧。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是她?
阿法托大可以親自參加這次的調查,況且萊艾莎根本不是議會的成員,甚至不是一階法師。她很確定沒有人知道關於護身符的事情,畢竟它開始發亮也只是兩週前的事情,而且之後再也沒有展現出任何的異相。不過,該死,如果護身符在發光時也同時送出了能量…..不,即使偵測到也不可能定位到她身上啊。沒有那個理由。所以….又回到了原來的問題。
 
好吧。她決定晚餐的時候問問休卡對於要去雪山的事以及萊艾莎出現在調查團內有何見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