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巫妖:覺醒 第五章

以下一段摘錄自《格蘭斯的黑以薩》,第七章,第十一節
大法師,伊莉安德‧奧羅拉‧艾爾明斯  
 
….根據收藏在凡布佩奧秘圖書館的《瓦利亞蘭古文本》記載,有關巫妖的最早記述可以追溯到人類歷史的初期。由於該書被認為成書於未知紀元,可信度有待質疑,然其為現今所存在之文本有關人類早期歷史最為詳盡者,應該予以重視。《白城幽夢》的作者羅伯森‧岡提斯曾經提到,如果如此強大的魔法生物曾經存在於梅勒布斯大陸,牠若不是被法師議會消滅殆盡,就是被自己對於魔法的渴望所吞噬 《瓦利亞蘭古文本》上記載著,拉姆雷斯爪如枯木,身黑如無底之淵,堅硬如初淬之劍,貌似人而面色死白,眼細長而黑瞳,黑霧圍繞其身,喜聚於冥流匯集之處。「冥流」可能為古代人對於魔法之代稱,史學家希克西斯‧澤奧則認為「冥流」指的就是「黑暗的枝枒」。有關其詳細的敘述請參照第五章第八節。
一般多認為拉姆雷斯,即巫妖,乃魔法生態界之至高掠食者,其以人類與魔法生物為主食,然而大部分的魔法生物在天啟年代以前就已經被捕捉殆盡,剩餘的個體若不是被法師飼養著,就是躲在連巫妖都找不到的地方。巫妖大多為單獨存在之個體,引用作者佚名之作品《岡拉德迷途》的敘述 居住在潮濕、黑暗、陰森的洞穴裡,死城,地底墓穴,被遺棄的古代宮殿。在受歡迎的《格尼騎士團日誌》中曾經提到在古代王都凱敦的地下水道裡,騎士團受到了不知名妖物的攻擊,可能是巫妖,然而其作品之杜撰成分過高,可信度不足。在許多詩歌與傳說中巫妖害怕強光與火,然阿爾坎納斯的《沙爾它之歌》(為本人口述之作品,作者曾經親自去拜訪阿爾坎納斯,肯定其資訊為正確的可能性)中談及巫妖的部分為那怪物猛然地滑行過來,無視我手上的火把與艾莉雅法杖上釋放出的強光,一爪撕裂萊尼爾的身體與他手中的直劍。牠撕下屍體的右手,端詳似的拿在兜帽內一團如虛空的臉部前面看….關於巫妖如何繁殖或者複製仍然是個謎團,大部分的魔法生物學家認為其可能為「黑暗的枝枒」之副產品,新興的轉化說則認為巫妖源自於人類或某種類似人類的生物。「至高法師」維吾維‧烏齊力曾指出,「巫妖不應該被視為魔法生物,其存在之本身其為魔法的體現。」此一論點也許能解釋為何在詩歌與神話中的巫妖能夠放出近乎無限的法術攻擊:巫妖乃純粹能量體之集合。無庸置疑,巫妖擁有極高之智慧,但目前尚無有常識與人類溝通之記錄存在。史上與巫妖相關之記錄眾多,然經過逐一比較與考察,發現可信者寥寥無幾。此一生物之可靠資訊依舊過少,若其真實性如同作品中如此之強大,我們只能祈禱,巫妖再也不要出現在人類之惡夢中。
 
王都萊安,位於巴爾贊克王國的西北部,迎面而來的海風常帶來溫暖的濕氣,因此即使冬天有積雪也很快就融化了。萊安是非常古老的城市,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是溫布拉斯加的副都,當時的名字叫做塞昔安,是北方的重鎮之一。當拉朵洛斯人與柴達人在「拓荒年代」的初期消滅溫布拉斯加之後,離城的守軍放了一把火將塞昔安燒掉,他們寧可親自摧毀自己的家園,也不要讓那些異民族奪取佔有他們的土地。大火連燒了好幾天,整座城市付之一炬,只留下佇立在塞昔安北側的山丘上,臨著峭壁尚未蓋完的城堡。城堡雖然逃過被燒毀的命運,卻依舊被遺棄,聯盟不想要一座化為灰燼的城市,他們是征服者,不是建築師。塞昔安在沉積的白灰中靜靜等待,一直到「魔法年代」安瑟人渡過羅薩斯海侵擾大陸的西岸時,才再度受到重視。
 
以未完成的堡壘為中心,在西側加蓋了港口與防禦工事,因為城堡位居高處,很容易觀測到敵船來襲,因此塞昔安逐漸重要了起來。當時的將軍將之取名為萊安多斯,意味著「眺望者」。以舊建築為基底加蓋而成的城堡則是紀念古老的舊城,被喚作塞昔堡。塞昔堡經歷過幾代易主之後,腹地越來越大,作為港口與商業中心的機能也逐漸完善。以塞昔堡為頂點,往約東南的方向畫一個大扇形,就是現今王都的樣貌。
 
巴爾贊克王國建國初期時因為地利緣故而選擇了萊安多斯為首都,但在黑疫殺死王城一半的居民之後,過於害怕的易托布羅王將首都遷移到了悠久之城,白城。一直到惡魔開始肆虐於布雷斯克地區之後,才再度回到萊安多斯,簡稱萊安。查理辛三世與馬克蓋恩王致力於將來安改造成乾淨、整潔的都市,因此拆掉了貧民窟與到處亂加蓋的青樓,將扇形的腹地整齊劃分為貿易區,住宅區,貴族領地,城堡區與港口區,並以巨大的白色圍牆包圍整座王都。
 
酒館分布在貿易區的各個角落,方便口渴與想要談生意的商人前往。馬克蓋恩執政時並沒有禁止嫖妓。事實上,在貿易區與港口之間的交界處有一小塊地區是可以公然買春的,只是當然,這是要收稅的,因此價格非常昂貴。年輕貌美的女孩們受過專業的調教與訓練,只有王公貴族才有辦法享受到這種奢華的樂趣。然而人類是非常聰明、知道如何應變的生物。在許多酒館的地下室裡,店主人會將酒窖清出一小塊空間來賺取額外的小費。漸漸地,為了防止王國衛隊的突襲檢查,通關密語、小費、秘密手勢一樣都不能少,否則守門的壯漢會將想要強行通過的酒客撂倒。
 
正因為如此,火焰之子騎士團高貴的團長,佩拉斯托‧伊凡戴爾爵士,充滿疑惑地踏入了整座王都最惡名昭彰的酒館「布倫海姆」。查理辛三世或者任何在黑暗之中假裝已故陛下的人,必然非常小心,因為他答應給予的法師支援人力,竟然是萊安之箭小組的成員。
 
佩拉斯托曾經來過布倫海姆幾次,不過那是在他很年輕時候的事了。老酒館很幸運的逃過拆除改建的命運,也私底下偷偷做起了娼寮的生意,尤其是那些有特殊僻好的客人,因為布倫海姆的堅持是沒有他們滿足不了的客人。老酒館的位置在貿易區最不熱鬧的地方,幾棟破舊的酒館三三兩兩的堆疊在一起,如果沒有掛起招牌,在夜裡看起來還真像是一堆會發亮的垃圾。布倫海姆的正門是一道通向地下室窄小骯髒的橡實木門,上面吐滿了客人的口水、痰液與其他不知名的噁心黏液。佩拉斯托在門前佇立許久,想起上次來可能是將近20多年前的事了,但是這髒兮兮黑糊糊的大門一點都沒有變,讓他不禁感嘆萬千。最後他還是決定踏入了酒館。
 
儘管門外看起來很冷清,橡實木門內的喧嘩吵鬧是令人無法想像的。一群看似水泥工匠的工人們圍著長桌大聲聊天,他們大叫著要更多的啤酒與烤麵包,還有一大鍋的熱湯。士兵們大剌剌的穿著制服佔領與吧檯最近的圓桌。其他的酒客零散的分佈在各個角落,吆喝聲此起彼落,女侍們在醉漢間穿梭自如,還要不時堤防不知從哪伸出來的的鹹豬手。士兵們正唱著「漁夫與妓女」,淫穢的歌詞惹得其他人哈哈大笑;吧檯內的一道布簾前站著一位彪形大漢,想必那就是妓院的入口了;賭客們擲著骰子,双圓與奧加幣在黑汙的手上閃進閃出。騎士團長找了一個相對安靜且不起眼的位置坐下,向女侍點了一杯黑啤酒。
 
布倫海姆惡名昭彰的原因,不在於那摻水的黑啤酒(當然,也不只有黑啤酒摻水,店內唯一沒有多摻水的飲料,大概就只有水而已了吧),難吃的麵包,或宣稱能滿足所有男人願望的妓院,而是那些將自己隱藏或暴露在角落,冷冷地看著酒館內發生事態的人們。賞金獵人。
 
波德兄弟一人摟著一個女孩,桌上滿是烈酒與空杯。比特先生一如往常的喝著牛奶,若有所思地玩著手上的飛刀。大名鼎鼎的「獵人」克里斯多佛‧漢森依舊十字弓不離身,兩腳翹在桌子上,一頂大盤帽蓋住臉部,正在睡大頭覺的樣子。「陰沉」萊姆面無表情地坐在獵人的隔壁桌,默默地切著餐盤上的肉塊。大咖們幾乎都到齊啦。佩拉斯托小口的啜著啤酒,警覺的看著四周。「天骰的!」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啤酒杯裡黑濁的液體,杯緣還殘留著上一個人留下的油印。比他記憶中的還要難喝啊。
 
佩拉斯托等待著。酒館裡異常悶熱,他穿在內裡的背心已經全部溼透了,但是並沒有任何類似萊安之箭的成員出現。說真的,這邊連個法師都沒有,不過如果他們想要飲酒作樂的話,大概也不會來這種地方吧。這時候他才想到,瓦拉幾亞只跟他講了碰面的地點,並沒有說跟他接頭的人長什麼樣子。他低聲詛咒那滑頭的宮廷法師,他不知道自己等多久了,但他正在喝第三杯黑啤酒。王國的士兵正準備要開始排隊找樂子了,不久之前一對男女進來後坐在騎士團長的隔壁桌,酒過三巡後也開始講話大聲了起來。佩拉斯托無意偷聽他們之間的對話,但他實在等太久了,於是就喬了一下位置,盯著門口,一邊聽男女之間的對話打發時間。
 
……喂,妳不能再喝了啦,等下還要工作耶。」
「有什麼關係啦?黑港運來的香料到了,那批項鍊也交貨了,關稅的文件明天再交也不遲啊。喂,女侍!再來一品托的皮特森麥芽!
「該死的,華沙,妳等下如果吐在船上,老大會宰了我的。」
「一直老大老大的,你是我老媽嗎?等船開回人漁港的時候,味道早就沒啦。」
「妳為什麼要以會吐作為前提啊…..但是老大─」
「閉嘴!現在這裡我最大啦!
 
商人,佩拉斯托心裡想著,自由城邦的老鼠們。他無意再聽兩人的對話,專心地盯著門口。他決定回去之後要用拉琴斯的紅酒洗去口中黑啤酒殘留下來的澀味,晚餐的話….就吃烤鴨吧。看著「陰沉」永遠切不完的肉塊讓他也餓了。
 
就在這時,佩拉斯托身後的女人突然站起來,將手中的啤酒潑向與她同桌的男人。女人踉踉蹌蹌的退後,晃來晃去的,背部撞到了佩拉斯托的椅子,眼看著就要跌坐在地上。佩拉斯托眼明手快,一轉身接住了跌在半空中的女人,將她的身子扶正。豈知女人開始尖叫了起來。「救命啊!有色狼!色狼!」她一股腦地開始用拳頭掄捶騎士團長的胸部。頭髮被摻水啤酒沾濕的男子趕緊衝過來想把她拉走,並不停地向佩拉斯托道歉,顯然這樣的事已經發生過好幾次了。被抓住的女人大吼大叫,左右搖晃想要掙脫,嘴裡則不停的問候男人的祖宗18代。最後男子終於抓不住不斷口出穢言的女商人,女商人頭向後猛地一撞,她的同伴向後跌坐在地上,摀著自己的鼻子,顯然是流鼻血了。終於自由的女商人向前一撲撞在佩拉斯托的身上,騎士團長腳步沒踩穩倒下,女人左手一拳向他臉揮過去,他及時接住女子的拳頭,暗暗吃驚沒想到這個看起來瘦弱的女子竟然有這麼大的臂力。女子的右拳也揮了過來,他們倆人僵持不下。就在這個時刻,佩拉斯托才有機會好好地看著正騎在他身上的瘋女人的樣貌。扎著長馬尾,雙彎月眉下一對湛藍的眼珠子,細緻小巧的雙唇正對他微笑著,完全沒有剛剛發瘋的那股態勢。她靠近他的耳邊說了些什麼。下一秒女商人又恢復原本瘋狂的狀態,拳頭不斷揮向佩拉斯托的臉。幸好酒館的老闆已經看不下去了,他指揮圍觀的人通通讓開,讓守門的彪形大漢拖著女人的領子把她丟到門外,一路上發酒瘋的女商人仍持續罵著他這輩子聽過最髒的髒話。
 
佩拉斯托拒絕了旁人伸出的援手,逕自站了起來,拍了拍被弄髒的衣服,沉默的瞪視著圍觀的人們。酒客們發現好戲已經結束,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不一會爾酒館又回到原先的吵雜狀,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佩拉斯托轉頭,發現被潑酒的男子已經不見蹤影,大概是跟著被攆出門外了吧。佩拉斯托嘆了一口氣,走向門口。他腦中不停地重複回想剛剛的情景,尤其是最後那一段,他真的不是在作夢嗎?因為女商人騎在他身上的時候,曾經彎腰靠近他的耳邊,雙唇輕啟又閉合,甜美如焦蜜的嗓音說著:「真是我的榮幸啊,佩拉斯托爵士。」
 
 
M.A.412年,大法師議會成立於悲林附近的一座城堡,衛庭羅堡。E.A.24年,闇主凱薩羅斯下令黑法師軍團摧毀這座城堡,他們確實的用巫火與想像的到的任何法術將法師神聖的領地炸成碎片,沒有留下任何一道可以辨識的牆壁或拱柱。法師議會就此滅亡,而基於某種恥辱感,法師們不願意再提起這座城堡的名字。
 
闇主消失之後,議會再度成立,為了避免又輕易地受到擊敗,三位一體議會設置在大陸西岸沿海的群島上。溫特威爾群島,以紀念世界上最偉大的法師,修蘭斯‧V‧溫特威爾。議會的確切所在位置是在位於群島東側的星島上,一座叫伊安的都市。法師圖書館因為藏書量太過於龐大,因此另外建立在西側的涅麗島的凡布佩上。北方的島勒威則住著服侍法師們的一般人。所有大陸或直接從海瑟自由城邦來的貨物都是先儲放在勒威島,它可以說是群島唯一直接的入口。三座島嶼,正好對應著魔法的血、肉、靈三位一體,是現代法師們的聖地。
 
三位一體議會由23人組成。議長一名,書記一名,還有21位平起平坐的議員。伊安上的議會本部是一座由雙螺旋構成的大型建築,內部的會議廳現在燈火通明,與會的法師議員們早已入座,由於緊急召開會議而不是例會,因此只有13名議員到場。議長巴魯斯‧柯曼表示事態急迫,以眼神示意書記會議開始。因此身兼書記與司儀兩職的米德‧凱溫清了一下喉嚨,向大家宣布議會正式開始。
 
「各位法師兄弟姊妹們,非常感謝你們在百忙之中放下手邊的工作,火速趕到這裡。
「今天要討論的主題沒有其他,相信大家幾天之前都有感受到了,有一股強大的法流在大陸的中央爆發,實際的位置還無法確定,目前沒有接獲傷亡或異相出現的報告。我已經派遣大陸上的探員出去蒐集情報,尚未發現有可疑人物,無法排除是否為隕石墜落或者其他自然現象。但是有這麼大的能量卻無人傷亡,各個王國之間也沒有大動作,反而令人感到可疑。基於以上的理由,我,大法師巴魯斯‧柯曼,召集了各位兄弟姊妹,希望大家能提出意見來解決這次的狀況。」
 
「如果是隕石的話,就沒什麼好調查的吧,翻一翻書就有啦。」
「不要妄下定論!B.A.342年砸下來的隕石間接造成了烏干的滅亡。還有儘管證據不足,但是隕石衝擊地面造成的衝擊波與震波有可能造成該地時空連續面的不平整而使炎魔─」
「是B.A.341年─」「是B.A.341年才對吧?」「不是B.A.341年嗎?
「閉嘴啦!而且就算隕石沒有造成直接的傷害,也有可能間接影響到附近的時空裂隙,或許─」
「有沒有可能是哪個自爆的陰能師啊?或者是…”黑暗的枝枒”?
「藉由評估大陸中央地區的回返能量波,可以反推出當時能量的原釋放點,只要─」
「該死妳不要提那汙穢的字眼!我認為陰能師是很合理的解釋,查一下登記在案的陰能師有哪幾位,少了幾位就行啦。但是要釋放出那麼大的能量,理論上應該會製造出相等大小的法流真空─」
「只要用我製造的迴返能量儀,馬上就可以知道─」
「可是黑暗的枝枒不會主動釋放能量,它周圍的能量霧充其量只是保護色而已。我好奇的是你們感受到的能量都一樣嗎?能量如果有呈規律的遞減,就代表是從有機物來的,換句話說就是人類─」
……
「所以又回到一開始的議題啦:究竟是不是人類所為?但不論是什麼造成的,看來我們勢必要派一隻正式的調查隊去現場了。」
「不查一下歷史上有沒有相關的事件發生嗎?正式的調查隊需要簽證才能進去,而依照他們辦事的速度,當許可和通行證發下來時,真正的現場早就被破壞得差不多了。」
「各個王國都知道這件事了吧?幾乎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宮廷法師團,如果現在貿然派遣調查隊會引人疑竇。那是我們現在最不需要的啊。」
…..我的偵測儀…..
「嘿,你們沒想到帝國。你們沒有想到那些瘋狂的疾術士又有什麼樣的新花招,也許帝國又在邊境做了什麼實驗….
「帝國內部的問題,就交給帝國人處理吧。是吧,潘托勒斯?
「嘖。」「嘻嘻。」
「不要笑啊休卡,我們都知道妳是從沉寂海的另一端過來的,那邊有什麼啊?
「只有海瑟的商人才知道那邊有什麼,海的對面有什麼啊。」
「沒有我,帝國的術士是成不了氣候的。他們幾乎都是我的學生,只要我一聲令下 ─」
「安靜!!」巴魯斯‧柯曼突然大吼。原本熱烈討論到歪題的氣氛立刻冷靜了下來。
「很好。」大法師滿意的看著全場,現在只有他有發言權。
「事實上,米德‧凱恩已經幫我們翻閱了圖書館裡的資料,感謝米德。」他點頭向旁邊的書記致意,後者正操縱他的魔法筆操錄著會議的內容。
「在已知的歷史中,只有三個時間點有類似這樣的能量波出現。時間離我們最近的,就是B.A.341年降落在烏干的隕石。然而除了自然災害,不要忘了,我們人類最大的敵人,就是我們自己。M.A.631年東安瑟因為實驗失敗,國土的一部份化為現在被稱為雨音的濃密森林,連動物都不敢進入那個被魔法汙染的土地。據說當時的能量震波大到在一瞬間讓整個大陸都感受到那股光的震撼力。最後一個,」說到這裡,大法師突然抬頭看其他人,「則是神話,傳說,故事。有關克魯‧克的戰役,在場有誰不知道的?
只有休卡與潘托勒斯,其他人則嚴肅地看著德高望重的大法師。
「那只是個傳說啊,大法師。」過了很久之後,喬治‧威須卡指出。「一個可笑,充滿英雄主義與浪漫情懷的傳說。我們都相信那天的確發生了什麼事,克魯‧克長期以來都是個煤城,是兵家必爭之地,戰爭與廝殺是免不了的。但是沒有像故事中的那麼誇張…..
「沒有錯啊。一個浪漫,不倫與充滿英雄情懷的動人故事。燃燒者擊敗了羊角惡魔,將這邪惡的使者炸得粉身碎骨。有趣的是,在克魯‧克發生的事情,有眾多的版本留傳了下來。大部分故事的結構與結尾都一樣,然而只有一個地區的傳說與別的地方結局不同。」他頓了一下,喝口水,繼續說道。
「在阿布羅斯雪山群,雪山的居民們自古流傳著英雄打敗了從天而降的惡魔後,隱居在雪山裡的故事。傳說是這樣結尾的:燃燒者與暴風冰后帶著一顆綠色的寶石,走進了死亡之道,再也沒有人看過他們。」
「大法師…容我打個岔,但是這個神話與這次的事件有何關聯呢?
「當然有。這一次的能量波與克魯‧克事件的能量波相近,除了隕石與其他自然現象外,我們也必須考慮人為的可能性。」
「你們也許會想,這麼大的能量波…怎麼可能沒有留下任何的痕跡?我很抱歉這個部份不能給你們答案,因為這需要你們其中的人親眼去看,去測量,去感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畢竟你們都是議會的議員,你們就是議會本身,你們有能力與義務去了解實際的狀況。」
「學院曾經教導我們,要去懷疑所有事情的合理性。然而傳說之中,必然有些真實是值得我們去學習、效仿的。在懷疑故事的合理性之前,我們應該先拋開成見,撕開為什麼這個故事會被流傳下來,它想要傳達什麼,它真正的涵義為何….
「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阿布羅斯雪山群的傳說與這次的事件有關。不管是誰或什麼釋放了這股能量,它都很可能跟克魯‧克事件有密切的關係。這種危險的力量不應該被置之不理,你們必須要找到它,將它帶回來,由議會保管或看守。我們不能再犯下如同闇主那般天大的錯誤,任由邪惡的力量在這塊土地上滋生,梅勒布斯大陸禁不起再一次的摧毀啊。」
「很遺憾我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做準備,調查團將在下個禮拜出發,自願者請提出申請表,我需要6個人。船將從勒威開向伊什港,之後騎馬穿越白沫河與吟木河,你們將在三國交界處尋找能量源的痕跡,那是我們目前推斷最可能的地點。通行證與通關我們會處理。之後你們將走北方大道,通向阿布羅斯雪山群。」
「我不確定你們要找的是什麼。我無法預料到你們會遇到什麼樣的困難與危險。我所知道的只有,這將是一場媲美《沙爾它之歌》的偉大旅程。因為我相信,不論結果為河,終究會有什麼在盡頭等著你們。」
「願白神祝福你們,會議到此結束。散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