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巫妖:覺醒 第四章

 
就著石室內昏暗的巫光,納維已經反覆翻了這本「黑森林紀事」不知多少遍。至今他仍然不確定「納維‧塞格爾」是他的名字,但巫妖似乎指的也是他。畢竟,他完全沒有與自己相關的記憶,他對自己沒有任何的概念,像是被人奪走似的。文森‧榭爾維亞,他的主人(或者更精確的說,創造者。他腦袋裡怎麼會有主人這個詞呢?),很有可能就是拿走他過去的人。「黑森林紀事」只提到了他被創造的原因:一個復仇的工具。其餘的篇幅都是有關他長久時間以來的研究記述,完全沒有提及他記憶相關的事,甚至連他是否有完成使命,對象是誰都不知道。當然更不可能會有文森把他留下來的理由。納維從字裡行間也找不出文森所提的線索。
 
從文森的用字遣詞間,可以感受到他深深的懊悔與害怕創造出巫妖這件事。他很害怕如果納維從這間石室出去,會對世界造成多大的傷害。那又為何不摧毀我?
 
自從葉娜踏進石室內以來,已經過了許多個年頭。石室內部佈滿了他的爪痕,左手中指上那塊異常尖銳的黑色指甲能夠輕易劃破石室牆壁上的石頭,但藏在厚石後面的魔法障壁,連傷都傷不了。
 
納維並非失去了所有的記憶,他只失去了有關他自己的記憶。石室內不分日夜,他只能從葉娜逐漸抽高的身材與他在牆壁上的記痕來推斷時間又過了一年。隨著時間的過去,一些不屬於他的記憶卻如浮出水面的泡泡般一個一個浮現,這些雜亂的奇怪知識常讓他非常心煩。
 
雷粉的煉金原料:胡茄根磨碎之後,以7:3的比例混和入白醋,加熱至沸騰後加入兩匙的木西果粉,持續煮到水分蒸發完為止。陰乾後必須收到不透光的罐子裡收藏並避免潮濕。
 
「增精」:使用該魔法可以長期的增強某一個器官的功能,但使用的越久,反饋就會越大。
 
E.A.23年,闇主凱薩羅斯派遣他的心腹迪羅傑率領一小團黑法師搭乘黑船跨越沉寂海南下"異邦",但他們再也沒有回來過。
 
婦人的產褥熱可以用一份的乾禾葉加三份的烏嶺花來解除,如果喝了兩次都沒有退燒,建議再加一小杯的白蘭地。
 
A.A.238年發生在布魯涅爾的戰役逆轉了形勢,使節節敗退的反抗組織「天啟」獲得了巨大的優勢。弗蘭西爾帝國將軍崔龍接獲線報「天啟」即將偷襲葛雷果山脈底端的煤礦都市克魯‧克,決定從布魯涅爾出兵圍堵。布魯涅爾是當時北方的咽喉,崔龍坐鎮在布魯涅爾,派兵開向克魯‧克,5日之後戰事報捷,大軍凱旋而歸。然而回到布魯涅爾的騎兵其實是由穿著帝國制服的天啟士兵所假扮,他們帶著一位陰能師進城,陰能師幾乎封住了布魯涅爾內所有法師的行動,而天啟士兵猛力的在外攻打城牆,如此裡應外合,不消兩日北方重鎮就落入了天啟的手裡。
 
這些對他來說毫無意義的片段有如海浪拍打上沙灘一般,細沙逐漸流失,而貝殼緩緩顯現。清楚而片段的知識不斷衝擊著他的腦袋,鑽進鑽出,無意義的文字與資訊讓他感到頭部脹痛。他不確定這是否也跟文森有關,文森的日誌裡只提到曾經對他的腦部做"奧妙的微調",然而在這種情況裡,他覺得"微調"是很不合時宜的字眼。
 
納維不需要睡眠,但是睡覺能夠讓他的頭比較不那麼痛,因此只要海量的資訊開始轟炸他的腦袋時,他就會瑟縮在石棺裡,雙手抱膝,身上蓋著女孩為他帶來的毛毯。小葉娜會唱著她從媽媽納裡聽到的安眠曲,坐在石棺旁邊,直到納維睡去。
 
~~~~~~~~~~~~~~~~~~~~~~~~~~~~~~~~~~~~~~~~~~~~~~~~~~~~~~~~~~~~~~~~~~~~~
 
當納維初次從石棺裡醒來時,他覺得他睡了一個很長很長的覺。幾個世紀,甚至好幾千年?他不確定,現在還是黑暗年代嗎?B.A.76或是77?似乎有什麼東西很大力的把他搖醒了。也許他是在船上?石棺的頂蓋都被震開來了,外面的風浪一定很大吧,但是他沒有載浮載沉,自由漂流的感覺。他有坐過船嗎?他怎麼會知道船坐起來是什麼感覺呢?
 
納維冷靜的盯著天花板,因為石棺的視野狹窄,他只能隱約看到兩側搖曳的火光閃動著。巫火,他心想,葉拉的元素型的確不穩定,但只要將空氣變質成濃縮態,就可以燒很久。他突然心頭一驚,愣愣的看著石室頂端。我怎麼會知道這些事?我是法師嗎?這裡是哪裡?....又是誰?我的名字呢...
 
他努力將自己撐坐起來,全身的肌肉因為長期未使用而乾癟無力,二頭肌、三頭肌與腹肌背肌有如被撕扯開來一般的疼痛。
接著他感覺一股視線刺痛了他,因此他轉頭尋找視線的來源。葉娜就坐在地板上,渾身髒兮兮的,一頭油亂的頭髮披在耳後。她一看見納維的臉就開始放聲大叫,尖銳的聲音在石室內不斷迴盪,彷彿打通了什麼似的突然放大了好幾10倍才鑽進他的鼓膜,傳到聽神經。他毫無意識的伸出了左手,黑色枯萎的指甲指向小女孩,準備要施放一股黑暗能量波。然而並沒有能量從他指間併出,也沒有釋放能量之前流竄過全身的那種酥麻感。他趕緊收手。
 
他以前也做過這種事嗎?用魔法傷害一個56歲不到的小孩子?
 
葉娜一定是感受到了他的疑惑,想要抓緊時間趕快逃跑。她撲向後面的牆壁,死命的敲打拍擊著,並大聲哀嚎求救。然而納維環視了一圈,並沒有看到任何的門。接著他又無意識的以增精過的勢力再掃視了石室一圈以防有漏掉的暗門,卻只看見在後重石壁的另一側,有著堅不可破的魔法障壁。
 
納維想要跟女孩保證他不會傷害她,但是又怕會嚇到她,因此悄聲的翻出石棺,小心翼翼的接近女孩,在距離女孩三臂長的地方盤腿坐下。這時他才發現他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連身袍。法師的長袍。我是巫師嗎?
 
葉娜感覺到怪物就在她身後,叫得更大聲了,她不停抓爬著牆壁,想要找烏鴉先生帶她進來的入口。為什麼烏鴉先生沒有進來?她頻頻地回頭看怪物是否有靠得更近。當她看到怪物坐在地上,雙手輪流拋接著5個淡藍色的火焰時,她突然就不哭了。她入神的看著納維的雜耍把戲,最後還開心的拍手笑了起來。
 
納維看見女孩可愛的笑靨,不禁感受到一股溫暖。一個畫面流過他的心頭,一閃即逝。
 
~~~~~~~~~~~~~~~~~~~~~~~~~~~~~~~~~~~~~~~~~~~~~~~~~~~~~~~~~~~~~~~~~~~~~
 
「怪物先生,你是從哪裡來的?」聽見小女孩用普通語跟他溝通,納維稍微放心了一點,至少還有人在說普通話,不管他沉睡了多久,想必不會離他原本的時代太久吧?他舔了舔乾噪的嘴唇,發出沙啞的聲音。
「我不知道。你知道今年是幾年嘛,小妹妹?」他老實說。
葉娜也盤腿坐在他面前,他看起來非常瘦弱,但是非常勇敢。
「幾黏?我不知道耶,那是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嗎?
「嗯......
「烏鴉先生說你有寶物耶。你有嗎?有嗎?給我看嘛!
「烏鴉先生.....?那是誰?
於是葉娜零零落落的將剛才的經過講給他聽。
「所以妳說這個幽靈....烏鴉先生....牽了妳的手,妳就突然出現在這了?」葉娜用力的點頭。
「哼嗯.....
不論這個幽靈或是烏鴉先生是什麼東西,他必然使用了轉移,將小女孩傳送到密不透封的石室內。他的目的是什麼?他又為何被關在這裡?
「你叫什麼名字,」小女孩的叫喚把他拉回了現實,「怪物先生?
「這個我也不知道吶。妳為什麼一直叫我怪物先生,小女孩?
「我叫葉娜‧荊木冠。」小女孩股起了可愛的兩頰說,顯然她不喜歡被別人叫做小女孩。
「因為你的臉很醜啊。皺巴巴的,就像故事裡的怪物一樣嘛。」
 
~~~~~~~~~~~~~~~~~~~~~~~~~~~~~~~~~~~~~~~~~~~~~~~~~~~~~~~~~~~~~~~~~~~~~
 
每一次談到這件事,女孩都會臉紅的摀著臉,為過去的自己感到害羞。葉娜現在大約123歲了吧,正值從小孩變成少女的階段,因此對於某些事情特別敏感。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納維的臉因為長期的脫水而佈滿皺紋,但是等他醒來一陣子之後,就慢慢恢復成原來的樣貌了。
 
他不確定自己幾歲,腦袋中也沒有幾歲的人應該要長什麼樣、有什麼表現的相關知識,因此他其實不是很在意。納維曾經用魔法凝集空氣中的水珠來形成一面鏡子,但除了看到一個陌生人的面孔之外,似乎也沒有別的什麼了。他仍然不確定他在變成現在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葉娜現在正盤腿坐在他的面前。幾年前她的父母因為感染了傷寒而過世了,從此之後她就獨自一個人住在原來的小屋裡。因此她常常會來找納維,因為他是她唯一最接近親人的存在了。現在她正在央求納維講有關魔法的事給她聽。他們住的地方叫做濕泥鎮,大約是在王國的最東端,納維從葉娜的口中大概只能知道這麼多的事,他腦海中的王國地圖裡則沒有這座小鎮的存在。女孩從來沒有聽過魔法這個詞讓他相當訝異,難不成魔法已經沒落了嗎?
 
「聽好囉,魔法,是自然界中的一種能量。萬物皆有法粒,在每一片樹葉,每一顆沙子裡,都有這種蘊含無限可能的粒子存在。也有人說生命,或者是的本質,靈魂,是由法粒堆積而成的。但並非所有的生物或無機物都能使法粒流動。事實上,除了人類以外,目前只有已知的兩種生物會使用魔法,當然我們這裡並不討論那些所謂的魔法生物,而是指一般常見的生物。格蘭斯島的岡拉德山脈有一種鳥會製造煙霧來煙燻蟲子並捕食,還有幾乎所有的海豚都會一種把彩虹投射到天空的魔法,雖然目前尚不知道有什麼樣的意義。關於人類為何能使用魔法,根據推論是因為人的體內存在有量子間這樣的東西。但是如果妳切開人體,並不會找到量子間這樣器官,所以我們就這樣解釋吧….它是一個透明且摸不到的器官。量子間可以儲存法粒,同時它也是法粒流動的地方。流動的法粒被稱為法流,那是使用、驅動魔法的基本能量。但是法粒並不會無緣無故的開始移動,當以精神驅動瑪那來使法粒流動時,法流經過不同的瑪那就會轉換成不同形式的能量,那就是我們所說的魔法。瑪那有三種型式,分別是魯多、渥恩與葉拉,也就是口語中所說的血、肉、靈等三種魔法。當然,其實在自然界中也是會有一些突變,而這些突變發生在法師身上就被稱為天賦。目前仍然不知道天賦是如何形成的,也許是量子間的變異或者是法粒的濃度差異造成的異象。現在已知的天賦有8種,包括能視,跨界,約束,喚死,陰能….?葉娜?葉娜?
 
不知從哪一段開始,葉娜早已縮成一團香甜的睡著了。
納維看著少女可愛的睡容,悄悄的為她蓋上了毯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