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180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野獸之城

本來想要說比起那些在外面燒殺擄掠的傢伙,會寫出這種書的人比較值得令人害怕吧,沒想到朋友提醒我這是由真實故事為基底延伸出來的小說,我錯怪作者了。不過會想寫這種書的人果然很變態對吧?(歪頭)
 
譽田哲也的作品好像只讀過一本草莓之夜與甜蜜的謀殺而已,但是我對他的印象已經變成充滿草莓番茄紅龍果醬的作家了……故事很精采,因為在以往的日系警探小說很強調警員或搜查官本身的辦案與思考能力(至於無能的上司與扯後腿的同僚都是在所難免的),還有在我看來很亂七八糟的警察體系,但這些在《野獸之城》裡都顯得不重要了,因為敦子(化名)的故事太過驚悚、太過於吸引人,而 plot twist的部分(應該是plot twist?)也非常令人驚訝與滿意,不過前面還是漏了一大截的破綻啊。
 
每個人都一樣,我也跟你一樣。所以說說看吧。說出來我就會明白。你的痛苦與悲傷都不是只屬於你一個人的 偵訊官要堅定而由衷地說出這些話。說出這些話之後,就要負責地接受對方的言語與心念。
 
木和田最後還是以爆氣的方式來使敦子講出最後一段實情,但是我想不論如何,敦子最後還是會自己說出來,只是因為時間的抹滅與混亂會讓真相被削弱,所以警察們必須把握時間以免犯人遺忘了那些重要的片段。敦子不可能不知道不管講不講,她到最後都會被判刑,如果合作的話她至少可以減刑,或者將所有的罪推到梅木良雄這個人身上,不論是虐待,殺人,分屍….只是,人都會有害怕的心理,害怕被懲處,而隱埋部分真相的通病更是每個人都有….
 
「可是像那樣長期的監禁……
「你想說的是『慣性無力感』嗎?
沒錯。這正是島本想要說的。有一種學說主張,長期受到監禁或持續遭到施暴,人類就會逐漸停止試圖脫離這種處境的努力,最終連逃跑的意志都會被奪走。
 
習慣真是一件可怕的事!這樣說吧,就像房間一樣。整理完之後雖然很乾淨整齊,但是很麻煩,因此到最後就會變成即使房間很亂但是住起來好像也蠻舒服的心態,如果有人幫你整理了房間還可以因此怪他「害我找不到東西」這種義正嚴詞的理由,真是可怕啊,難怪我房間這麼亂(無誤)。良雄手法最可怕的地方在於,他讓被害者參與虐待的過程,而且將那些想法灌輸到被害者身上,因為都是你們做的,都是你們的錯啊!我只是為了顧全大局喔。其實從故事中可以發現,良雄應該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否則他怎麼知道從哪裡切最方便女人小孩把死人肢解調?他怎麼會知道用果汁機把內臟打爛之後裝到寶特瓶裡倒掉?習慣可怕的地方在於,即使再噁心、恐怖的事,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就會變成理所當然,毫不猶豫的事,尤其是跟處罰有相關的時候。一直到最後,當殺人成為同情的唯一手段…….也許我們才能認為,這個人還有人性啊。
 
所有的雌性為了保護自己,都想要吸引一隻強壯的雄性。在這場競爭當中,母女或姊妹關係完全沒有意義─
這是正常的人類社會關係結構嗎?
這樣的情況和野獸的族群有什麼差異?
 
不,我從來就不認為,人類與野獸有什麼不同的地方。當然,我不是想把社會的亂象合理化,只是想一想,每一件事背後的涵義….如果媒體沒有大肆報導,會有模倣犯存在嗎?想一想殺警案裡,預定要被判死刑的人渣們,想要走孝子路線來為自己脫罪或減輕罪刑耶 行善跟孝親到底有啥屁關係啊?根本兩碼子事吧。野獸的社會是很殘忍的,弱肉強食,不夠兇猛,不夠強壯,跑個不夠快,躲得不夠深不夠遠,那就等著被撕成碎片吧。然而現代社會只是把這一看似殘忍的現象轉換成其他形式的痛苦罷了。失業,交不到男女朋友,上司欺負下屬,前鑽的不夠多,詐欺,偷情….你們為何如此傲慢,覺得自己比野獸還要高尚呢?
 
她既是加害者也是被害者,對於應為主犯的梅木良雄抱持憎惡,但心中的某個角落似乎仍愛慕著他。也因此木和田在道德上和心情上都很難用激烈攻擊的方式偵訊。然而用理論的方式效果也很薄弱。他曾經試圖動之以情,但也沒有達到顯著的效果。
 
良雄的性格會傳染。警官們應該很害怕另一名被害者麻耶吧,因為說起來她可能是最危險的,為了保護自己而不斷的說謊,誰知道她17歲的腦袋裡被虐待得不成人形之後還剩下些什麼?敦子的愛慕之情,我認為來自於對權威的尊敬,還有就是「與我同罪之人」這種可以分擔相同罪行的心態。
 
他們絕對不是腦筋不好,只是不打算遵從規則。他們覺得自己在人類社會的叢林裡,以人類為獵物,只要自己活下去就行了。這種傢伙確實存在……他們是披了人皮的野獸。但悲哀的是,社會並沒有認清這一點。」
 
比對一下小說與真實案件,梅雄與被當作犯人的傢伙非常相似,而從他的對話中可以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說話、透漏真實心情的方式,非常幼稚。將所有的罪推給別人,叫法官不要對他說教,不願意承認自己犯下的罪行….不就是典型的小孩子心態嗎?的確,從他的犯案模式來看他可能缺乏家庭的溫暖,但這不能改變他在心理上不屬於「人類」這一塊的事實。他與蓮實聖司一樣,都是怪物,是人類世界最頂層的掠食者;他們躲在暗處享受自己的王國,以別人的血肉築建而成的血腥國度。但….這不就是人類嗎?想一想,說不定這是大自然抑制生物過度繁榮的方式,一種合乎效益的變異。
 
我們一直都居住在野獸之城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