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7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女王心機 賤人,就是矯情(?


雙胞胎假扮對方身分在故事中也是常用的題材,記憶比較深的是《神秘化身》,雖然不確定兩人是否有關係,但是女主角還是假扮成另一個,去體驗她的生活,挖掘是誰殺了跟她一模一樣的人。艾瑪與她的雙胞胎姊妹過著天壤之別的生活,輾轉在不同的寄養家庭之間,必須要努力打工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然而莎丹,只要開口就行了。只要開口,什麼都會送到她眼前,然而她並不因此而滿足,她想要的更多,她想要當真正的女王。
 
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這個小賤人死不足惜的原因。
 
欺負、霸凌、惡搞、搗亂,搶奪別人的男友,敲碎純潔少男的心,莎丹與她的同夥做盡多少惡事,也許的確不到值得死亡的地步,但是她們的謊言遊戲越玩越兇,而我相信但最後每個人都有12分的嫌疑來謀殺莎丹,因為她實在是太‧賤‧了!!!相較之下她的雙胞胎手足艾瑪隨隨便便都像是天使一樣,很可惜她必須假扮成另一個她來揪出真相。比較令人不爽的地方是死掉的莎丹一直在旁邊裝清純優雅,作者該不會要幫這個bitch洗白吧….
 
老實說我覺得這部作品沒有什麼特別的新意,除了整人跟傷害人的手法之外,大部分都是很常見的橋段,而且故意要分成很多本寫也是一個致命傷,顯然就是要拖戲啊….聽說影集也被腰斬了。如果這本書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價值,就是告訴我們做人不要太賤太白目,不然遲早有一天會被人家弄死…..
 



工商服務時間~

驚悚大師希區考克加上《穿著Prada的惡魔》會變成什麼樣子?答案就是這本小說──《女王心機》!
紐約時報第一名小說、全美最熱影集《美少女的謊言》作者最新力作!
史上最高五顆星評價得主,全美六萬讀者瘋狂轉載推薦!
已由迪士尼團隊改編為同名電視影集!口碑收視雙贏!
 
 


(此為原文書封,中文書封設計中)
莎拉.謝柏《女王心機》 NT.320  12/9預定上市!
 
我被謀殺了──我的雙胞胎妹妹假扮成我。她能調查出真相,還是和我一樣被殺害呢?
 
★全球最大書評網站Goodreads、亞馬遜網路書店全面四顆星好評!
 
 
【作品簡介】
我的人生是每個人都想要的,
然後有人真的下手了。

我叫莎丹.梅瑟。
我被殺害了。
死亡最糟糕的部分,就是什麼也留不住,
再也沒有祕密、沒有親吻、沒有八卦……
對一個少女來說,光是失去這些,就等於又殺害了她一次。
但我要做一件沒人嘗試過的事──我要來場精彩的安可表演,
這要感謝艾瑪,我失散已久、素未謀面的雙胞胎妹妹。
如今艾瑪急於知道我發生了什麼事,而查清真相的唯一辦法,就是假扮成我──
她偷偷進入我以前的生活,以便把所有的線索拼湊起來。
但是當我最好的朋友講了外人聽不懂的笑話,她能夠意會過來嗎?
她能夠說服我的男朋友,她就是他深愛的女孩嗎?
她擁抱我的爸媽道晚安時,能夠假裝自己是個快樂無憂的女兒嗎?
如果她知道殺害我的凶手正仔細觀察她的一舉一動,
她還能繼續偽裝成我嗎?
 
 
【作者介紹】
莎拉.謝柏(Sara Shepard
 
莎拉.謝柏是《紐約時報》暢銷書第一名的作者。著作暢銷書超過二十本,《女王心機》及《美少女的謊言》皆已改編為電視影集,並獲全美票選為最受歡迎劇情獎。莎拉.謝柏畢業於紐約大學,並在布魯克林學院取得藝術碩士學位。她於2010年才從亞歷桑那州搬回賓州費城的主要街區,《女王心機》的故事根基於她在亞歷桑那州的觀察和經歷。
 
得獎經歷:
《美少女的謊言》榮獲2011年好萊塢青年獎劇組獎
2012年全美民選電視台最受歡迎劇情片
2012~2014連續數年瘋狂囊括美國青少年選擇獎:最佳劇情、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反派角色、最佳進步女演員…等各大獎項
 
 
【媒體、專家各界好評】
「從鬼魂的角度開始述說,輕而易舉地將讀者推入雲霄飛車般的情節轉折。莎拉.謝柏迅速又徹底地將讀者拉進這個充斥懸疑、背叛、邪惡的同儕壓力的世界。」──《書單》雜誌
 
「這是個極富趣味、步調快速的懸疑故事……隨著小說主角艾瑪逐步拼湊線索並陷入更深的謎團中,(讀者)翻頁的速度將快到根本停不下來。」──《出版人周刊》
 
「這是那種一翻開就不小心一口氣讀到天亮的懸疑小說……充滿了峰迴路轉的情節,而且真實可信到不可思議的地步。」──《VOYA青少年圖書館》雜誌
 
 
【精彩內文試閱】
我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髒髒的四腳浴缸中,四周是貼著粉紅瓷磚的陌生浴室。馬桶旁邊擺了一疊《美心雜誌》。洗臉盆有一坨殘留的綠色牙膏,鏡面還有一條條的白色水痕,窗外只見漆黑的天空和一輪滿月。今天是星期幾?我人在哪裡?是亞歷桑那大學的兄弟會宿舍嗎?還是在某人的公寓呢?我依稀記得自己叫莎丹.梅瑟,住在亞歷桑那州土桑市的丘陵地。但我完全不記得皮包放在哪裡,車子又停在何處,事實上我根本不記得我開哪一種車子。我是不是被人下藥了?
 
「艾瑪?」有個男的在另一個房間說話。「妳在家嗎?」
「我在忙!」門口傳來女孩的聲音。
 
一名身材高瘦、披頭散髮的女孩打開浴室的門。「嘿!裡面有人了!」我連忙站起來。我的身體刺刺麻麻的,大概是剛剛躺在浴缸睡著了。我低頭一看,我的身體一明一滅的,彷彿站在閃光燈下方一樣。真怪!我肯定被人下藥了。
 
那個黑髮女孩似乎沒聽到我說話。她跌跌撞撞走進浴室,低垂的臉龐在陰影中看不清楚。
 
「喂!」我大聲喊她,然後爬出浴缸。「妳聾了嗎?」她完全沒有反應,只管按壓一瓶薰衣草乳液,然後在手臂上塗抹起來。
 
浴室門再度打開,一個鬍子沒刮、塌鼻子的男孩衝了進來。「哦!」他的目光盯著女孩的緊身T恤,上面寫著「紐約紐約過山車」。「我不知道妳在裡面,艾瑪。」
 
「你沒注意到門是關上的嗎?」艾瑪把他推出去,然後用力關上門。她轉身面對鏡子,我就站在她後面。「嘿!」我再度大叫。
 
她總算抬起頭了。我的眼睛望向鏡中的她,但是這一看卻讓我尖叫起來。
因為艾瑪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而且鏡子裡面沒有我。
 
艾瑪轉身走出浴室。我不由自主地跟著她。這個女孩是誰?為什麼我們長得一模一樣?為什麼我變成隱形人?為什麼我什麼也不記得了?但是不相干的記憶卻漸漸浮現,我記得一些感傷的過往,像是卡塔利那山脈的輝煌落日、清晨後院的檸檬樹散發的香味、腳趾套進喀什米爾拖鞋的觸感。但是除此之外,一些真正重要的事卻模糊不清,好像我這輩子都住在水中,只能看到模糊的身影,卻認不出誰是誰。我想不起來暑假曾經去哪裡玩,我的初吻又給了誰。我不記得陽光灑在臉,或是隨著最愛歌曲翩翩起舞是什麼感覺。我甚至不記得我最愛的歌曲是哪一首。更糟糕的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的記憶越來越模糊,好像過去的一切正逐漸消失。
 
好像我正逐漸消失。
 
我拼命集中精神努力回想,然後就聽到一聲悶哼。突然間我在別的地方了。我全身痛楚不已,最後肌肉終於鬆弛、靜止下來。在我緩緩閉上眼睛的同時,我看到一個模糊的身影俯身看著我。
 
「天啊!」我喃喃自語。
 
難怪艾瑪沒有看到我。難怪鏡子沒有我的影像,我根本不在那裡。
我死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