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獵魔士:精靈血

作者在兩本短篇集《最後的願望》與《命運之劍》中塑造了一個富有正義感但是憤世妒俗的獵魔士傑洛特,他遊走在各王國間,以接受委託獵殺妖物為生,並貫徹自己的獵魔士之道,即使明知道那會使他身敗名裂,惡名昭彰。作者在短篇的節奏與角色展現抓的極好,但是他創造出太多的人物勢力與地名,如果不建立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將會使讀者搞混而無法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精靈血》以非常緩慢的步調帶領讀者緩緩踏入這個即將破碎的大陸,藉由眾人之口道出各國家勢力的現況與松鼠黨為亂的情形,尼夫加爾德占領琴特拉之後蠢蠢欲動著,人類與非人類之間將掀起不可避免的血腥風暴。因此故事的推進實在是非常少,只能稱得上是開胃菜,也不像短篇裡處處充滿著說教意味。但作者似乎非常擅長且喜歡描述戰鬥場景,花了很多篇幅在獵魔士的對戰上,值得玩味。
 
「有什麼好不清楚的?」女巫甩了下栗色瀏海。「一切都很清楚、明白。你們已經做好選擇,要與你們周遭的世界保持哪種關係。就算過沒多久這個世界可能會開始崩裂,這也還算是在你們選擇的範圍之內。可是,這樣的情況在我的選擇裡不會有,這點就是我們不同的地方。」
 
能力越強,責任越大。至少他們是這麼說的啦。但是回過頭來想一下,為什麼要這樣做?願意犧牲的人會說,是為了讓世界變得更好。但那是責任、義務嘛?想想看,獵魔士殺死怪物為什麼要收錢?獵魔士不會無緣無故去突襲一條舒服的窩在自己巢穴的金龍,也不會濫殺那些醜陋但是不為害人類的怪物;那是一般獵人才會做的事。為什麼他們要置身事外?女巫們則不同。她們有能力,有權勢,有企圖,有欲望。她們學習的是如何去掌握,而不是放手,這就是他們之間的差異 一個好的醫生不會隨便得放棄一條生命,議會的巫師女巫們也不會任由國王們亂來,尤其是在松鼠黨不斷突襲平民,尼夫加爾德人虎視眈眈的時刻。對他們來說這似乎是與生俱來的責任與義務,因為他們有能力,因為他們的確能興風作浪,還有因為他們面對的一向是人類,或者類人的生物,而不是純粹的自然。特瑞絲也許不像傑洛特深刻的感悟到,事情本來就會這樣發生。
 
....妳不是為了要殺人和被殺才學,不是為了恐懼、恨意而殺人才學。妳是為了要能拯救生命 自己和別人的命。」
 
復仇。奇莉沒有理由不復仇,那些野蠻人賤踏了她的家園,她與生俱來的權力,而當她學會了這些所謂獵魔士的把戲之後,她的目標就只剩一個。但是她忘記了,應該說她還沒有意會到,雖然沒有經過異變,但她不只是琴特拉的小母獅,而是一名獵魔士。她的工作是殺死那些危害他人的異形妖怪,而不是將劍指向自己的族類 至少,不是在沒被威脅的情況下。當然這又會回到上一個沒完沒了的問題:能力越強,責任越大.....?
 
 
「小獵魔士,這輩子千萬別犯類似的錯。」他瞥向馬車嘀咕著:「要是有人對妳展現同情、憐憫、對妳好,要是有人令妳欽佩,妳要懂得珍惜,不過別把這個跟.....別的東西搞錯了。」
 
特瑞絲跟傑洛特曾有過一段情。當然,大家都知道,傑洛特比較像是白髮的.....種馬,而不是什麼大情聖,只是,有的時候.....有些人會會錯意。有的時候就是互相取暖,尋求慰藉罷了。那個不是愛,或者應該說「不是愛情」,而是其他各式各樣的情感碎屑的累積,讓你誤以為它們很像罷了。愛情是一個人的事,雖然曾經有人這麼說,但我還是認為如果沒有來自雙方的交流,那沒有辦法完成一個基礎的建立。但是人總是喜歡走簡單的路,也容易被欺瞞.....
 
 
「妳現在知道為什麼斯寇亞塔也會來到這裡,想看的又是什麼了嗎?妳明白為什麼不能讓年輕的精靈和矮人再度被屠殺了嗎?妳明白不論是我或妳,都不能插手這場屠殺了嗎?這些玫瑰終年盛開,本應荒蕪,卻美麗猶勝受人照料的花園玫瑰。精靈們仍舊不斷回到雪拉微得,奇莉,這種精靈都有。對那些魯莽愚昧的精靈來說,裂石是他們的象徵;對那些理性的精靈而言,他們的象徵卻是這些永垂不想、生生不息的花朵。這些精靈知道,一但有人拔除這片花叢,放火燒掉這塊土地,那麼雪拉微得的玫瑰將永遠不再綻放。妳懂嗎?
她點頭。
「那麼現在妳明白,那個讓妳如此激動的中立是什麼了嗎?保持中立,不代表冷漠無情,不必抹煞內心的感受;要抹煞的只有內心的憎恨。這樣妳懂了嗎?
 
精靈後面總是有悲慘的歷史。玩過巫師2就會知道,純種的精靈講話態度非常令人厭惡,總是指高氣昂,並且困在過去的美好榮光裡,這很明顯是為什麼松鼠黨會猖獗的原因之一 取回過去屬於自己族類的榮光,很響亮的口號吧?奇莉的想法到這裡已經跳越到她覺得應該可以付出的時刻,因為他們或許有能力解決這些紛爭,但是傑洛特拒絕,也因此帶她來看雪拉微得。種族的滅絕是一件很可怕的事,但畢竟「人道」是非自然的觀念,對於整個世界來說,平衡比較重要。獵魔士的心中一定也曾經想過,他是否應該出手,但礙於現況,害怕失去更多更多可以避免的事物,他選擇了中立,不是因為他沒有感情,而是為了顧全大局。
 
 
「不管是為了什麼原因,都沒有辦法將滅絕物種合理化,即使對象是那些掠食性的物種也一樣。您怎麼說?
「我說把身子這樣壓進水面很不安全,這附近可能有大螯蝦怪。您想要親身體驗大螯蝦怪是以怎樣的方式在爭取生存嗎?
 
怪物有沒有生存權?玩遊戲到後來偶爾都會假想,我今天殺了這隻哥布林之後,牠的老婆與剛出生的小孩是不是就沒飯吃了?那樣的話我便是殺人魔,是兇手。生物都有生存的權利,鳥妖、龍、變形怪等不是平白無故的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也不應該被隨隨便便的屠殺,無論有沒有那位至高無上在。牠們跟那些被殘殺、吃掉的人一樣,都只是想求生存,繁衍下一代而已。人類有資格撲滅一整個族群嗎?有許多怪物在你不去打擾的情況下跟本不會攻擊,牠們甚至不能算是邪惡的,就像獅子、老虎一樣,是我們闖進了牠的領域,是貪婪的人類打擾了自然的平衡啊。
 
 
殺人便是殺人,不管其動機或情勢為何。......因為,所有的暴力本身必會導向犯罪。
 
獵魔士不會掩蓋自身的罪行,應該說,那是必要之惡。總是有人要來做骯髒的事,儘管會被眾人唾棄咒罵,但是暴力本身是被需要的,只要人類存在的一天,只要貪婪自私的心存在世界上的任一角落,暴力就不會停止發生。暴力有時候是為了停止其他人的暴力而生,而我一向認為,如果你有膽子能惹出事端,就要有種接受後果,即使那是死亡也一樣。殺人便是殺人,不論其理由多麼高貴,大家都知道。大家都知道....
 
 
....要是你覺得還有其他可行的辦法,那你就錯了。你錯把映著點點繁星的水池當成夜空。」
 
其實我只是很喜歡這句話()。出現了好幾次,我想原意應該是不要看錯了事件本身的所在位置,而著重在那美麗的倒影。
 
 
「記住了,」她重複道:「魔法是渾沌、藝術和科學;是詛咒、祝福與演進。這一切都取決於魔法的使用者,即其使用目的而論。魔法無所不在....
 
力量。魔法就跟愛因斯坦的公式一樣,可以造福人群,也可以毀滅人群。事實上所有的科技都一樣,一但被發明出來,就會被檢視其有無軍事價值,或者至少達到恫嚇的效果。人類何其可怕,總是搶著想著要用最新最尖端的武器來毀滅自己,而不是用在更美好的用途上。
 
「精靈血」只是個開始,大致介紹了地理、人文、歷史背景,埋下一些小梗,開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會議。我相信下一本開始會進入更重要的主題,包括驚奇之子會如何影響到這整個瘋狂的世界。奇莉與傑洛特的旅途將進入下一個章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