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舞血愛麗絲的手札
關於部落格
我們都在成長的過程中失去了什麼。也許是對現實的破滅,或者對人的不信任,但最糟糕的是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因是,總有人會走向原力的黑暗面。
  • 11808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北方大道

太空歌劇(Space Opera)。維基是這樣寫的:「意思是強調故事的戲劇性,不像硬科幻強調科學的考證,也不同軟科幻強調啟發性」再繼續討論定義下去就太超過了,所以想像一下,把《群》、《華爾街之狼》跟《銀翼殺手》之類的材料混在一起,煮出的一碗絕美的佛跳牆(老實說佛跳牆實在是不怎麼美….)。經濟、環保、科技,我真的無法想像漢彌爾頓能根據現況模擬幾百年後該死的銀行家們怎麼洗錢(這代表書中所有跟金融有關的我幾乎都看不懂….)。他創造了一個跟現在其實相去不遠的社會,除了科技方面:有幫派,有警察或其他保安組織,還有不論是哪個時代,都該殺千刀的政客。我們都知道一旦案件扯上了政治,就會沒完沒了,正義伸張的地方很快就淪為政治家們爭權奪利的舞台,而被犧牲的永遠都是死者,家屬,還有為了案件焦頭爛額的低層員警。不過這就是作者厲害的地方,用自己創造出來的新科技描寫辦案的過程,最可怕的是就像真的一樣
 
席德就是那個倒楣的探長,剛復職的他頭上就被放了準備要爆炸的定時炸彈,而且似乎總是有人舉槍指著他頭上那個玩意兒。探長線基本上就是看席德如何用盡他的聰明才智與手下的幫助來破解這個困難重重的謎案,意思是他的老闆、北家人與HDA隨時都會開槍把大家炸個稀巴爛,而席德絕對是死的最慘那個。我比較喜歡探長線,跟遠征隊線比起來少了不必要的環境描述,而可以著眼在案件的發生與破解的過程。
 
安琪拉,大宅兇案唯一的生存者與嫌疑犯,經過不人道的審問之後在大牢裡關了20年。不過她可是101,意指她的身體老化機能緩慢,她出獄時跟20前沒有太大的差距(也許除了學會打毛線以外XD)。事隔20年,安琪拉當初宣稱的外星人似乎再度行兇,HAD不敢大意,終究派出了調查隊來到聖天秤星,這個當初探勘時只有植物的殖民地,為了找出可怕的五刃魔。安琪拉被選為一員,因為她是當初唯一擊敗了外星人而倖存下來的人。當然,可想而知,遠征軍的下場很慘、非常慘…..
 
為什麼說這個故事很像太空版的《群》呢?雖然它環保的部分講的不太多(沒有像經濟的那麼多),不過立意上跟《群》不謀而合。人類當初為什麼會離開母星?在很多的作品裡,地球如果不是資源耗盡了被遺棄,就是資源即將耗盡,人類移居其他行星來保護母星。發現了嗎?人類似乎有把居住地破壞殆盡的嗜好,為了滿足更多的需求,古老的生活方式被遺棄,那些保護幼苗、節省資源的觀念被大把大把的鈔票取代,換來的就是下一場遷移,或者更常見的是,大自然的反撲。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活下去的權力,而且我會竭盡所能維持這個信念。」
 
生命的確是很寶貴的,只是大多數的人嘗試去忽略這一點。在最近看完的Naming of the Dead裡面,三個死者都是強暴犯。強暴犯或者是猥褻未成年人的傢伙,在罪犯裡面幾乎是最底層的,是連犯罪者都會鄙棄的一群人。也難怪大多數的人不願意去幫忙抓這個凶手,甚至連警察都意興闌珊,畢竟,有一個逍遙法外的羅賓漢在,似乎可以維護法律守不到的、名為人道的死角。但這些人真的該死嘛?他們沒有洗心革面的機會嗎?回過頭來聖天秤星探勘隊的人更沒有理由被屠殺,但事實是,死神在他們之中徘迴,落單者的頭顱隨時會被鐮刀砍下(是說作者好像很喜歡砍別人頭耶….)。我想要相信,也許人類被降生到這世界上,便有它的目的,至於能不能活下去….我會盡力維持這一點。
 
一些人類教派,有著善於玩弄人心的領袖以及狂熱、不正常的信眾,認為這樣的變化才是通往不朽的真正路徑,能夠被沾斯吸收、融合是進入長生不老的真正入口,每個人的本質將會被沾斯接納,而在其怪異分子與迥異量子結構中,你仍然會在某處,以某種狀態繼續存在,沾斯將會珍惜你貢獻的獨特性,帶著你度過漫長的宇宙紀元,直到永恆。他們的教義說,沒有來生,原始的聖書裡更沒有真相。只有沾斯才會帶來現在直到永遠的新生。
 
沾斯是宇宙中一種神祕的物質,只知道它會腐化/同化?其他物質,也可以說是一種宇宙級的災難,難怪會被說成是惡魔了。不過那種大家都變成LCL海,相互認知彼此的念頭還真他媽的噁心。也許在獨角獸鋼彈裡面新人類那種心電感應能力能夠讓彼此互相了解,但是又如何?當你變成一攤黃色的活水或者是粉塵的時候,能夠保有自我意志才有鬼。這是為什麼我討厭大部分宗教的原因 信仰很好,但是許多人以信仰之名做了太多惡事,讓人覺得宗教本身的意義已經被摧毀。
 
「你別想把我說成壞人。我看到異種怪物屠殺一屋子的人類。我打退牠,逃走了,結果你們卻因此懲罰我:你、政府、你舔著屁眼的組織系統。我不是壞人。可是你,你卻是邪惡的酷吏,是腐敗政治機器的一份子,你扭曲了司法正義。有空的時候,我不介意你跟我說說你那寶貝上帝對這件事是怎麼想的。」
 
所以說啊,政治、司法什麼的,只要扯到權力,腐敗接踵而至。安琪拉被下藥訊問了之後,從她腦內解析出的影像沒有辦法證明她有或沒有殺了那些可憐的傢伙,但即使用在逃的嫌疑犯這個罪名也不應該把她關在大牢裡20年。7600多個不見天日的黑暗假期。然而如果不把她丟進去那個女子罪犯的巢穴裡,可能就有一批官員等著領便當回家,在位者果沒有假裝自己有一番作為,媒體跟民眾的炮火馬上會打到他們身上,然後試想他們也有老婆小孩要養如果你進了社會之後,受過這個世界的污染荼毒,在衡量過重之後,你可能也會泯滅自己的良心,因為「兩害取其輕」啊。換了位置,換了腦袋,不代表我們一定要忘記,當初在心頭那股,為了對的事情而吶喊的衝動。
 
 
我很喜歡作者拼圖式的寫法。可以想像圖畫的中央有人物的臉,但是作者選擇從旁邊比較不重要的地方開始東一塊、西一塊的拼湊,偶爾秀出一塊主要人物的臉龐給你看,但是下一秒又從角落繼續完成它的大業….直到600多頁之後,一口氣告訴你全部的真相,也就是中央的人物已經被完整的拼出來了。這樣一段一段的勾人胃口真的很不道德啊。


《北方大道》是一部充滿懸疑、陰謀的太空歌劇,以科技為出發結束在環保的概念上,指責我們的生活與濫用資源的方式終究會帶來莫大的傷亡,即使科技再怎麼進步,大自然的力量也無法被完全克服。也許有一天,海底真的會爬出神秘的生物來懲罰我們說不定….
 
拜託不要是克蘇魯啊!
 




個人比較喜歡的另一個封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